喜马拉雅音乐fm交流群

《西游伏妖篇》幕后推手竟然是个女人,她和徐克爱恨纠缠了30年 原创

世界华人周刊2019-01-10 14:16:21

繁忙的工作,刚好的友谊,随性的生活,都让施南生再次优雅,甚至施南生偶然一张在巴黎街头匆匆一过的身影,都被选为一个法国时尚杂志的当月最佳。

世界华人周刊特约撰稿:书剑为酒



春节档最夺人眼球的电影无疑是《西游伏妖篇》,业界评论纷纷惊呼,徐克和周星驰王终见王的确威力巨大,但是这部电影背后却还有一个女人,也应该被人们所铭记。她就是制片人施南生,之前她被称为徐克背后的女人,虽说现在两人的婚姻已经结束,但仍然是好友,可以说徐克导演的天马行空的浪漫想象力就是靠着施南生的踏实肯干成就的。徐老怪说,关于婚变没有任何答案,但施南生会永远是他电影的制片人。




阴差阳错结缘电影


施南生是土生土长的港妹,虽祖籍上海但是到了她这一代却是完完全全在香港读书成长。1967年,香港发生暴动,整个香港陷入一片混乱,施南生的父亲就把她送到了非洲加纳读书。施南生到非洲去读书时才15岁,但已经是个极有主见的姑娘。在非洲生活得不习惯,再加上施南生在学校里看到学生又少,于是便自作主张去英国上了一所寄宿制高中。1971年,施南生考入英国北伦敦理工大学,专攻数据和计算理学。每日关在电脑房里,不与人打交道,又冷又闷,颇不适应。1975年施南生学成返港,她本意是想做记者,却阴差阳错,经朋友介绍,去了一家公关公司打工。



在公关公司打工期间,施南生被TVB的编辑陈韵文看重,推荐进了TVB担纲一个选美节目的编导,施南生把这场活动做得有声有色,TVB非常看重施南生的能力,立刻想要和施南生签约,但是施南生却拒绝了,用她自己的话说:我的脾气太像老外,不太适合,签了TVB,成了它的员工,就会对你很严格。如果是过来玩,就对你特别客气。况且我有别的能力,还是做外援比较舒服。”


在这期间,施南生认识了后来和她牵连了几十年的徐老怪。一次施南生和好朋友张培薇吃饭,张培薇常在施南生面前提到当时正在搞话剧的徐克,赞他多才多艺,认为施南生与徐克很合适,两人正说着笑,也不知是消息灵通的徐克得知了消息还是早有预谋,这边话音未落,另一边徐克就走了进来,徐克的幽默而狡黠让两人一见如故相谈甚欢。后来人们都传说,徐克和施南生这是一见钟情。



在公关公司工作三年之后,施南生被高薪聘到了“佳视”宣传部,之后又在亚视大展拳脚,施南生的聪明干练很快让她脱颖而出。当时的制作总监麦当雄慧眼识人,直接把施南生调到了制作部做节目副总监,施南生与电影的姻缘这时候真正开始了。不断的邀约和新的工作工作都让施南生的名头越来越响,手段也越发高明,当时《明报周刊》的新记者写文章,想当然地将她称为“施南生先生”,编辑此后特地向她致歉——于是有专栏作家便写出这样的文章:“位高权重到女人也可变男人。”




 传媒圈的翘楚 新艺城的女将


当时的的香港传媒圈中,施南生无疑是最闪亮的一颗明星:对节目制作把握精准,既擅长财政,又识选题材,发行推广一把抓,正是传媒大亨们最需要的得力干将。古龙小说的改编权,是她亲自赴台谈判而来;香港电影在北美的发行渠道,也是她一力开创;故此商台创办人何佐芝早早地定义:“一言以蔽之,全才。”报纸上提到她时,总不忘加上“传媒界翘楚”五字。



19世纪80年代初,麦嘉、石天、黄百鸣的奋斗公司得到金公主院线资金支持,改组为“新艺城”。这就是在香港电影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一笔的电影公司新艺城,新艺城码头刚立,决心改头换面去找当时大火一时的新浪潮导演合作,更希望能够找到施南生来执掌门户。在朋友的牵头之下,黄百鸣找到了施南生,施南生起初对新艺城这个刚成立的小公司并不看好,当施南生问起公司营业额,电影立项几部,一年预算多少时,黄百鸣语塞了,只说了一句,“新艺城前途不得了,正在起飞。”施南生对此很不以为然,但是徐克却和黄百鸣非常合得来,并且立刻帮助新艺城拍了第一部戏《鬼马智多星》,这部不同于以往任何香港喜剧电影的作品不光票房大卖,还一举拿下了华语电影圈内最具含金量的金马奖,并且几人共事十分开心。施南生当时也参与了此事,这部电影大获成功之后施南生自然到了新艺城,成为了新城的管家婆。



到后来曾志伟和泰迪罗宾加入,最终凑成七人小组。这七位被称为新艺城七人组,如果不知道这个名号的可以去补一下香港电影史。施南生到了新城之后从零做起,一手设计了新艺城制片的行政管理模式。施南生把之前的工作经验都毫无保留地注入了这个新公司里,在她的努力下,公司的行政、预算、制片等环节都有了全新的规范,新艺城开始步入正轨。仅仅两年,新艺城便打败了雄霸电影界数十年的邵氏,施南生的贡献,众人皆知。施南生来了之后,他们除了电影制作本身不用再花心思,而且什么事交给施南生来操持就万事大吉了。




 爱恨纠缠的电影圈神雕侠侣


担纲行政和制片工作的施南生在工作中少不了要与主力导演徐克打交道,两人本就相识,一个是怪才导演,香港电影新浪潮的大侠,一个是传媒翘楚,影视圈里的无敌掌门人,两人的结合倒称得上是门当户对,感情的升温在互相倾慕中迅速发生,并且水到渠成。1981年两人共游纽约,玩笑般地签下一纸婚书,回到香港,也应酬似地摆了酒,不过这场随心而至却也惊动了香港半个娱乐圈。1984年,两口子成立了“电影工作室”,二人的分工模式就此定型:一个负责拍戏,另一个全权把握拍戏之外的融资和宣发。也就是今天在《西游伏妖篇》里见到的电影工作室公司的前身。而在伏妖篇之前,《英雄本色》《倩女幽魂》《喋血双雄》《黄飞鸿》等影片哪一个拿出来都是华语电影历史上响当当的片子。两人就是华语电影圈里的神雕侠侣。



著名编剧兰小龙有一句话说:才子大多爱风流,有些风花雪月倒也是小雅。徐克同样如此,素来是抵不住美色的诱惑。1987年的《倩女幽魂》,徐克选中了王祖贤,但施南生却少见地以“她的气质不适合”当即拒绝,要不是徐克后来坚持,香港影史上怕就从此少了一个妖媚的女鬼;1993年,徐克与叶倩文传绯闻,施南生气得一人飞往他国,十多天杳无音讯;1996年,徐克愿意给施南生一个正式的承诺,两人重归美国,在比佛利山庄正式登记注册。只是,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这场婚姻,也不过只得十年的寿命。



2007年,徐克和施南生波澜不惊地分手,大概是施南生已经完全耗尽了爱情和耐性,但是两人在媒体面前却是出奇一致地保持了沉默。媒体追问得太紧,徐克就甩出了这么一句话:“好女人是一个世界,她打开了一个世界给我。”而施南生则表示:“我与徐克是手足……”一句手足算是给接近30年的感情画上了终点,但是两人并未从此陌路,施南生还是徐克公司的总裁,也经常做徐克电影的监制或者是制作人,只是两人再也无法十指相扣地出现在世人面前了。




 婚姻之外  更添精彩


虽说施南生一直安安稳稳地在徐克身后做那个成功男人背后的女人,但是影视圈里却都十分清楚,施南生还是那个挥斥方遒的豪杰,她在香港黑白两道都吃得开,并且本人是香港电影界公认的海外发行最资深人士,从《窃听风云》《天下无贼》到《西游伏妖篇》,哪一部热卖的电影背后,没有施南生的影子?



古人说,君子之交淡如水,施南生的人际交往同样如此,施南生与人相交不落俗套,却总能把准别人的脉搏。她是林青霞的知交,也是张艾嘉最为信赖的友人,王祖贤远避加拿大时,她是少数几个让王祖贤还会主动联络的好友,而梅艳芳和张国荣的身后事,也都尽皆交予她一手操办,其中信任不言自明。



繁忙的工作,刚好的友谊,随性的生活,都让施南生再次优雅,甚至施南生偶然一张在巴黎街头匆匆一过的身影,都被选为一个法国时尚杂志的当月最佳。而在《西游伏妖篇》宣传时,施南生一样来站台宣传,为电影发声,有香港杂志这样形容两个人的生活,交集不交谊,各自精彩。而施南生也必将会在香港电影北上的浪潮里更显峥嵘。


  • 欢迎分享朋友圈。未经授权谢绝媒体转载,侵权必究!

世界华人周刊版权所有,华哥编辑

欢迎添加华哥微信(zglgag168)


欢迎分享


瞭望世界,更懂中国


长按二维码 关注看更多 

回复下面的数字关键词可查看

983】苏联亡国25年: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981上海夫妻两万块生活一年:这是生存,还是生活?

985】一对情侣入住日本酒店,发现了一个让中国人震惊的秘密……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

她将杨振宁李政道推向前台,却被诺贝尔奖亏待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