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马拉雅音乐fm交流群

《帝妃无双3》有声小说连载 | 第一章 忘情之水红颜泪(下)

满城烟火2018-11-08 15:23:28


(点击即可收听)


(以下为正文)



《帝妃无双3》

第一章 忘情之水红颜泪(下)



一整夜,拓跋王宫都格外的安静。但,躲在暗处的人,又有几人不想看热闹?


说是刺客所为,其实信的人寥寥无几。只是,不信又如何,帝王不想追究的事情,便只能成为秘密。


天快亮时,冀安的声音在寒雨院的门前响了起来。


“大王,绿萝已经自缢。”


原本仿若石化的拓跋飏动了动,对于这个结果并不吃惊,只是更加证实了绿萝是皇甫睿渊的人。


“今日罢朝一日。”拓跋飏声音沉哑的吩咐。


“是。”冀安领命,却没有离开。


拓跋飏没听到脚步声,问:“还有事?”


冀安在门外想了想,推门而入。


这会儿天还没有亮,烛台上的蜡烛已经燃尽,屋子里又黑又暗,冀安只能看到拓跋飏的轮廓,一点都看不到他被黑暗吞噬的表情。


“郁采珍那边怎么办?”毕竟是皇甫睿渊的人,冀安不能不防。


拓跋飏深吸了口气,冷静地吩咐:“派个人监视着就行,不要动她。”


“是。”冀安领命,顿了顿,劝道:“大王节哀。”


拓跋飏沉默了片刻,就在冀安要转身离开时,他忽然出声:“冀安,你也觉得孤王错了吗?”


冀安被他问得沉默了会儿,才回:“对与错,属下说了不算,要看大王。”


他知道纥奚沅紫来过,更知道沫舞的死对拓跋飏的打击很大。但,他这话并非须臾奉承,是当真觉得这世上的事情其实本就没有什么绝对的对与错。


帝王从来都比普通人背负的多,必然要有取舍和牺牲。


拓跋飏轻笑,总算还有一个人没有指责他是魔鬼。


他收起唇角的弧度,沉声吩咐:“冀安,你替孤王秘密准备一下,等将沫舞入土后,孤王打算御驾亲征。”


“大王想御驾亲征?”冀安一惊,随即跪了下去,“大王,这万万使不得。若是翱王……”


“冀安!”拓跋飏喝止他的话。


“属下明白,大王不愿意听这些会伤了叔侄感情的话,但大王如今与翱王的关系紧张却是事实,还请大王三思。”冀安顶着会触怒拓跋飏的危险,还是将话说全了。


“且不说孤王不愿意猜度王叔,只说如今边关的战事,孤王就不能不去。”特别是沫舞自缢的事情传出去后,只怕会影响了淳于莫邪。若是有心人再挑拨离间,情况就会更加不妙。他只能御驾亲征,以防外一。


冀安想请命,又自知难当大任,也只能无言。


“待孤王离开后,你留在王城,听凌贵妃调配便可。”他唯一能放心将江山交付的,也只有她了。


“是。”冀安的心里总算是稍安,凌无双的能力,他可不敢再低估了。


“退下吧。”拓跋飏对他挥挥手,揉了揉发疼的额头。


“是。属下告退。”冀安领命退了出去。


拓跋飏重重叹了声,才将视线再次落回床上。


他走到床边坐下,执起沫舞的手,这会儿才有勇气握住她的手。


“下辈子,别再和孤王扯上关系。”他的眼中有痛色涌动,“孤王本以为这辈子为你所安排的,都是最美好的幸福。可以像嫁妹妹一样将你嫁出去。未想到这番心意却成了害你如此的根源。”


她说的没错,他利用了她。为此,莫邪不肯出战,险些与他绝交。


莫邪曾说:“我不是什么英雄,但我绝对不会为欺负我妹妹的人卖命。”


沫舞是莫邪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可是她用了最激烈的方式选择离开,证实了她的爱,她的存在……




那夜后,凌无双在床上养了十多日,才能下床。而拓跋飏在她养伤的日子,不曾出现过。她听说,他罢朝那日出了宫,亲自葬了沫舞。之后,他便恢复如常。这深宫平静得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凌无双望着门前开得正旺的慕霜花,只觉得悲凉。


花正娇,承诺仍在耳畔,心却已经凋零。


“公主。”素月的声音响起。


“何事?”凌无双收回视线,转身看向素月。


“宁王已经被俘。皇上探得宁王一直与翱王多有牵扯,还望公主万事小心。”素月压低声音禀报。


“或许我们有办法抓冷心凝了。”凌无双的眼神深远,微微眯起,心中已经有了计划。


“只要抓住冷心凝,公主就可以为自己洗刷清白了。”素月不免有些喜悦。


“我只盼康王和纥奚夫人在地下可以安息。”凌无双轻喃:“始终是我牵连了他们。”


素月埋首,只待凌无双的吩咐。




比起塞外已经过了盛夏时节的凉爽,显国皇城这时还在酷暑中,热得人心焦。绮罗的宫里明明放了一大盆的冰,她仍是坐立不安,热得她喘不上来气。


宫人们静立在一旁,也不敢多言。


“皇上驾到。”太监的高唱忽然响起,惊得绮罗一哆嗦。


皇甫睿渊身带冷风地冲了进来,含着盛怒的双眼中明显带着杀气。


绮罗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才意识到自己面对这个男人到底是心虚了。


皇甫睿渊几个大踏步,来到绮罗的面前,抬手便掐住了她的脖颈。


宫人们吓得连忙跪地,皇甫睿渊转首一扫他们,厉声呵斥:“都给朕滚出去。”


皇甫睿渊就算是性情冷淡,也未在宫里这般暴戾过,宫人们不免都吓得不轻,连忙爬起身退了出去。


绮罗看着只剩下了自己一人的宫殿,眼神越发慌乱起来。


“皇……皇上……”她想要求饶,奈何嗓子被掐住,发声困难。在她以为自己就要被掐死的时候,皇甫睿渊猛地松开她的脖颈,反手便是一巴掌,打在绮罗的脸上,力气大得直接将她扇了出去。


绮罗的身体重重地撞在床柱上,才得以稳住。


皇甫睿渊冷笑,“看来朕的妃子虽然久居深宫,消息倒是灵通。”


“皇上这话何意?”绮罗低垂着视线,不敢迎视他眼中的盛怒。


“与朕装糊涂?”皇甫睿渊讽笑,“不过朕倒是很好奇,你是用了什么办法,让一向对朕忠心的暗卫听信了你的话。”


绮罗低着头,心有余悸地喘着粗气,未接皇甫睿渊的话。


“你若是说实话,朕说不定可以饶你一命。”


绮罗微微迟疑,还是开了口。


“皇上为何这般盛怒,绿萝为的便是什么。臣妾答应绿萝,只要她带凌无双回来,臣妾便会说服皇上,让她归隐嫁予心爱的人。若非凌无双一心留在拓跋,她也无需为了离间凌无双和拓跋飏用此下策。”绮罗的声音嘶哑,却力求字字清晰,好似真的为了保命。


“你果真善于利用人心。只是你是从哪里得到了血草和幽槐花?这两种毒药可不是寻常人家就有的。”皇甫睿渊凉讽,“你从哪里得到的毒药?”


 “够了皇帝。”太皇太后的声音忽然响起,“毒是哀家给她的,也是哀家让她指使绿萝的。你要打要杀冲着哀家来便是。”


皇甫睿渊转头看向门口,嗤笑:“皇奶奶来得倒是快。”


绮罗看着进门的太皇太后,暗暗松了一口气。


太皇太后沉着一张脸,不悦地道:“若非皇帝一心想要得到凌无双,哀家也不必为了成全皇帝,出此下策。”


 “成全?”皇甫睿渊讽刺道:“皇奶奶这话说得可真是动听。”


 “那女子狼子野心,若是让她入了显国的皇宫,再诞下皇子,我显国岂不是就成了她翾国的天下?哀家替皇帝做了皇帝该做的事情,让凌无双可以安分地待在皇帝的身边,有何不好?”


“是以皇奶奶不惜用上如此狠辣的手段,就为了剥夺一个女子做母亲的权利?”皇甫睿渊的眉眼间都透着冷意,“但皇奶奶忘记了,显国的江山如今是朕的。朕愿意将它交到谁的手上,那都是朕的权利。”


“你——”太皇太后气得哑然。


“来人!”皇甫睿渊高喝一声,有内侍快步进门领命。皇甫睿渊继续吩咐:“太皇太后身体不适,请太皇太后回宫休息。没有朕的旨意,任何人都不许打扰太皇太后养病。”


“皇帝!你这是要大逆不道地囚禁哀家?”太皇太后气白了一张脸。


皇甫睿渊冷冷地盯视太皇太后,一字一句地道:“孙儿不过是担心皇祖母的病情,待到皇祖母的病好了,自是可以自由行走。”


“哼!”太皇太后恼怒地拂袖离开。


绮罗刚刚放下的心又悬了起来,小心翼翼地打量着脸色难看的皇甫睿渊。


“你放心,朕不会杀你,朕会成全你,让你一辈子待在深渊里。若是无双不能产下子嗣,你便一辈子也不可能得到任何感情。”皇甫睿渊的唇角缓缓扬起,笑得仿若嗜血的恶魔。


绮罗哆嗦了一下,第一次感到了绝望,整个身体犹坠冰窖。她看着皇甫睿渊离开的背影,咬紧牙齿,才能抑制住身体的颤抖。她在心里狠狠地发誓,“不,我绝不认命。”


即便心中坚持,她仍不免担心,她总觉得皇甫睿渊不会就这么算了。果真,当日下午,皇甫睿渊命人传旨,淑妃入宫已久,仍难改旧时习气,交由浣衣局的姑姑调教。一个主子被交到了宫里最下等的场所调教,显然这是在羞辱绮罗。而那些原本对绮罗有妒意的宫里人,趁此机会,又岂会让绮罗有好日子过?




暗夜,拓跋王城里静静地,街上已经没有人行走。锦绣庄早已经闭门谢客,店里却亮着微微烛火。


凌无双的身上裹着红色的戴帽斗篷,帽子扣在头顶,将她巴掌大的小脸遮挡去了大半。她站在货架前,抬手抚摸过那一批批上好的翾国绸缎。她有多久没见过这么艳丽而华美的颜色了?她从不眷恋这些外在的东西,却不能不想念这锦缎背后的家乡。可是,她知道她回不去了。纵使母后和皇兄苦心经营,想要断去一切她和拓跋飏之间的关联,她仍旧回不去了。


素月候在一旁,轻声道:“主子若是喜欢,我一会儿给主子带回去两匹。”


话落,素月扫向站在柜台边上的掌柜,“掌柜的,你们家店主何时来?”


掌柜的尴尬地笑笑,并未接素月的话。


“她一定会来的。”凌无双的眼神深远,肯定地说。


“公主倒是了解我。”冷心凝的声音突然响起时,人已经站在后堂的入口处。素月旋即上前一步,挡住凌无双,让她处在自己的安全保护范围内。


凌无双不急不慢地转身看向冷心凝,道:“原本我就知道冷姑娘的武功高强,原来轻功也这般了得。”


冷心凝并不如凌无双的轻松,冷着一张俊俏的脸,警惕地盯着她。


“你当真有办法救宁王?”


“冷姑娘不信我。但还是来了。可见冷姑娘对二皇兄用情至深。”凌无双淡笑,“但我相信,冷姑娘一定知道我找冷姑娘所为何事。”


“康王不是我杀的。”冷心凝理直气壮地道。


“你可知道是谁下的手?”凌无双连忙问。


“康王被吓死的那个晚上,我在寒雨宫附近发现一个武功极高的杀手。我不知道他是谁的人,但是我扯下他的手套时,看到他小指头的指甲里泛着红光。不知道是巧合,还是他组织的标记。”冷心凝回。


“这么说,康王的死果真跟你没有关系。那会是谁做的呢?”凌无双狐疑地呢喃。


“我只是奉命添一把火,让纥奚部落更加恨你。借用纥奚部落的手除掉你。”


“奉谁的命?”凌无双不急不慢地问。


“王后周清漪。你不是猜到了吗?”冷心凝不耐烦地回。


“出事后,我命人全城搜捕,都未能找到你,你人在哪里?”凌无双继续平静地问。


冷心凝迟疑了一下,道:“对方救我性命,于我有恩,我岂能随意出卖?”


“恐怕不是救命之恩,只是相互利用吧。”这王城中,她不能查的地方就那么几个权贵之家。哪个拓跋的权贵会收留一个中原女子?况且那时全城都在通缉冷心凝。


“是翱王吧?”凌无双肯定地道。


冷心凝的瞳孔一缩,凌无双就知道自己说对了。


“你到底是什么目的?”冷心凝气急败坏地问。


冷心凝不禁迟疑,凌无双旋即又道:“你现在出卖了二皇兄的同盟,就算二皇兄不再能实现野心,他至少可以活命。”


“你当真会帮我救他?”冷心凝似乎又看到了些希望。


“你给我的信息有价值,我自然也不希望二皇兄身首异处。说吧,二皇兄与翱王之间到底在谋划什么?”


冷心凝低着头,静默片刻,仿若下定了决心,眼神坚决地看向凌无双。


“宁王原本准备与翱王……”冷心凝的话才一开头,忽然停了住,脸色大变,质问凌无双:“你带人来了?”


下一瞬紧闭的门窗被自外撞开,几个身形魁梧,面色狰狞的黑衣人飞身跃下。


凌无双闻声看去,不禁大惊。


“公主,是大王的影卫。”素月从旁小声道。


“凌无双,你卑鄙!”冷心凝旋即红了眼,提剑向凌无双冲来。素月旋即挡在凌无双的身前,还不待抵御,拓跋飏的影卫已经飞身而起,将冷心凝团团围住。绣房的掌柜欲冲上去救冷心凝,却见影卫手起刀落,将也会些功夫的掌柜一刀毙命。旋即又与冷心凝战在一起。


冷心凝虽然武功高强,到底敌不过对方人多势众。很快身上就多处受伤,衣衫染血。打斗的间隙,她还不忘狠狠地瞪向凌无双,眼中的恨意浓烈。


“住手!不许伤她!”凌无双心急地吩咐,影卫根本不为所动,将冷心凝逼得节节败退,无力招架。


冷心凝提剑挡开两个攻击她正面的影卫,忽然从两人之间的缝隙飞出,孤注一掷地刺向凌无双。素月抽剑,将冷心凝的剑挡去,还不待还手,几个从冷心凝身后飞上来的影卫已经提剑刺向冷心凝。


“住手!”凌无双的惊呼声几乎伴着几把剑同时刺入冷心凝身体里的声音响起。鲜血从冷心凝的口中涌出,几把剑从她的体内拔出时,她无力地摔落在地,努力睁大的眼睛死死地看着凌无双的方向,满满地都是恨。


一时间,锦绣坊里剩下的只有静和刺目的红。掌柜和冷心凝的血流淌了一地,溅得货架上,绸缎上到处都是。凌无双又惊又怒地看着这一切,只觉呼吸困难。可是,拓跋飏的影卫却没有一点表情。


被撞破的大门口,传来脚步声。


影卫旋即警惕地抽剑,蓄势出击。


冷君翱不敢置信地看着屋里的一切,脚下踩上一块木板,嘎巴一声,才让他从震惊中清醒过来。


“姐姐!”冷君翱举步艰难地走到冷心凝的身边,将她抱起,轻轻地摇晃:“姐姐!你醒醒啊!”


凌无双不禁红了眼圈,别开视线。


冷君翱于她有恩,她和拓跋飏曾答应帮助他们一家重返中原。可是,如今他们的承诺还没有兑现,却杀死了他的姐姐。


冷君翱抬手盖在冷心凝圆睁的双眼上,将她到死都没能闭上的眼睛覆上,才缓缓抬头看向凌无双:“公主忘记了对我的承诺吗?为何不能给姐姐一次改过的机会?”


“不是我家主子要杀你姐姐。”素月不免替自家主子抱不平。


“那他们是谁?”冷君翱恼羞成怒地扫向拓跋飏的影卫,这个向来温和的男子此刻满眼的恨意。


凌无双微微抿眉,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冷君翱的话。告诉他,那些人都是拓跋飏的人吗?可是她的夫君杀的,还是她杀的,于冷君翱而言又有什么区别呢?


冷君翱放下冷心凝的尸体,满眼恨意地瞪着几个影卫,忽然出招向几人冲去。


凌无双见状,一个闪身冲到冷君翱的身前,以身体挡住他的招式。


冷君翱见她冲了过来,下意识地收招,还是打中了凌无双。


“还请公主不要挡着我为姐姐报仇。”冷君翱怒道。


凌无双捂着发疼的胸口,虚弱地道:“你姐姐不但烧毁拓跋王爷的尸身,还与宁王联合谋反。哪一条都是抄家灭门的大罪。君翱,你向来正义,你当真要为这样的姐姐报仇吗?如今我还可以保你父母周全。你姐姐已经害死了那么多人,你还想因为她的死,再害了你父母吗?”


冷君翱的拳头紧了又紧,才缓缓松开,泪水滚过他憨厚的脸庞。


“带着你姐姐走吧。若等你将她葬了后,还是放不下仇恨,你可以随时来找我报仇。”凌无双继续劝道。


冷君翱抹了抹脸上的泪水,转身走到冷心凝的尸体旁,抱起她向锦绣坊外走去。


几个影卫见危机解除,上前一步,对凌无双道:“娘娘,大王让我等来接娘娘回宫。”


凌无双定定地看着他们,强撑的身体不稳地晃了晃,素月连忙扶住她。


“公主!”素月紧张不已。


“回宫吧。”凌无双轻声说。由素月扶着向锦绣坊外走去。影卫与她们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一前一后走在夜深人静的拓跋王城。





点击下列 粉红文字 查看满城作品精美壁纸

帝妃无双 | 失宠王妃 | 废弃皇妃

倾城王妃 | 抢单 | 安全感 | 冷宫殿前欢

错嫁罪妃 | 婚后冷战薄情老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