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马拉雅音乐fm交流群

评书

米有糕论2018-12-05 13:36:43

评书,是一门语言艺术,讲究说学逗唱......其实主要是说,所以也叫说书,而听评书也叫听书或听说书。现如今大众娱乐媒体太发达,听书的少了,就算是听书也是听读书听念书,不是听评书。评书最大的特色是说书人夹叙夹议,甚至自由发挥,一套书听下来不仅明白了故事还全程调动了感情,借古论今,客观分析,又不能喧宾夺主让听众出戏,是门学问,所谓看书容易说书难,听了那么多故事让你讲故事,一开口还是“从前有个山,山里有个庙”......书的素材大多是古代历史演义,像什么说岳说唐,三国水浒,七侠五义等等;说书人得有功夫,否则干巴巴讲出来不如看书,起承转合分寸拿捏不到位分分钟效果适得其反,除了嘴上说,一把折扇还要比划起来摆架势当道具,毕竟是一门表演艺术。

小时候特喜欢听书,作业基本是放学前在学校就做完,不是周末所以不能玩游戏机,于是回家只好看会杂书,等吃晚饭的时候可以看小神龙俱乐部和熊猫俱乐部的动画片;吃饱饭进入最后一个娱乐项目就是听书,彼时央视有档节目叫电视书场,类似节目还有曲苑杂谈,中午的首播因为上学看不到,只能晚上回家看重播;到了寒暑假一天就能两场都看,中午听个新鲜等到晚上重播依旧能听的津津有味摇头晃脑,听到关键之处就开始看时间心盼着快点说结果,但每次都是醒木一拍请听明日分解,于是心痒难搔又一天。犹记得小学时听《三侠五义》《小八义》《施公案》,初中听《封神演义》《镜花缘》《栾蒲包与丰泽园》第二天到了学校还可以和小伙伴交流和猜测剧情,乐趣无穷。等到了高中,基本说的那些书都已看过原版了,比如《隋唐演义》《说岳全传》《三国演义》《水浒传》等,听书的重点也有所转变,不再被剧情所牵着走而是欣赏书中经典的桥段,譬如说到关云长封印辞官就盼着听过关斩将古城会,听到秦琼卖马就准备八里二贤庄单雄信出场,别有乐趣。大学时代基本不看电视了,改为mp3听书,少了说书人的形体语言,听的书也更多是武林故事,比如《白眉大侠》《童林传》,这类书的剧情基本就是初期主角出世强无敌,中期正邪双方高人对垒,后期摆阵破阵混战,武功最高的往往是三师兄弟,老三是反方大boss能耐最高但最后被大师兄二师兄联手打败,走的路子类似老子带元始天尊打通天教主。

北京出租车司机因为工作关系最喜爱听评书,几年下来能听下不少套书,他们能侃善聊或多或少也和这有关系吧。有次米糕从机场打车回家,一脚刚跨进车门就听见单田芳单老的声音,正说的是徐良大破冲霄楼,于是直接一句“哎呦,白眉大侠”,司机师傅可算 找到知音来了劲儿,滔滔不绝开始跟我说了一路,我也不示弱给他来个彻底剧透,什么大破莲花观,龙虎风云会一直临下车说到火烧碧霞宫武圣于和于九莲自杀,但最后他还是照单收了我的钱,也没打个折。

不同的说书人有不同的习惯用语和描述方式,比如单老形容武功高就是“横跳江竖跳海,万丈高楼脚下踩,白天打箭靶晚上射香头。”;形容人性格骄傲则是“气死小辣椒,不让独头蒜。”;形容跟人结交可以说“鸟随鸾凤飞腾远,人伴贤良品自高。 挨着金銮殿,准长灵芝草;挨着茅房,准长狗尿苔。 ”语言很有特色,听多了都会背。最喜欢的评书大家有袁阔成,单田芳,田连元,最近的王玥波也不错;其他年轻的说书人听的少,刘兰芳和连丽如说的不错但个人不喜欢听女声说书,调儿太高太亢奋。

如今说书这门艺术渐渐淡去了,一些精彩的单口相声大有取代之势,但相声本身追求包袱,节奏也不统一,始终和评书不是一个东西。相信只要还有米糕这样的乘客和北京出租车司机们,评书就不会消亡,正是:

道德三皇五帝, 功名夏后商周, 五霸七雄闹春秋, 顷刻兴亡过手。 青史几行名姓, 北邙无数荒丘, 前人种地后人收,却说甚龙争,虎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