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马拉雅音乐fm交流群

集赞送书|他在深圳挺好的

2019-01-10 13:33:42

《在深圳》在当当、京东、淘宝网均有销售。作者赠送了6本书。在文末评论留言,获得点赞排在前6位的,可以免费得到一本书。届时,请本人于周一至周五下午上班时间到新区开元大道报业大厦19楼找编辑杨文静领书。



《在深圳》是马继远的第二本书,距他的第一本书《此间曾有我》,四年了。


四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四年,很多人和事可以经历难以想象的改变。马继远用四年来茶余饭后的时间,写成了这样一本书,想想就很不容易


 最近几年,马继远的文章频频出现在《新民晚报》《深圳特区报》等报刊,《在深圳》一书还获得了深圳市首届“红棉杯”文学奖。所以,再一次读到他的文字,作为文友,我已经不想去研究他文字上的功夫,只想知道他在深圳生活得是否幸福。


 马继远祖籍洛阳,几年前应聘到深圳就职。从小在洛阳长大,在亲人身边享受着亲情友情的温暖,骤然独走异乡,能否适应呢?深圳这个地方,是真的四季如“春”,还是冰冷的钢筋丛林?翻阅几篇文章,从他的文字里,首先了解到他在深圳的生活环境。
    

深圳很特别,“在城中有山的深圳,每每抬头看见青山,我心中都会生出满满的愉悦。”《城山两相依》

    

深圳的春天是“混乱的。一阵春风吹来“两三天工夫,树叶子‘哗哗’落个精光。再有几天,气温稍暖,水汽滋润,‘嗖嗖嗖’,黧黑的枝干上全是新绿,速度快得让人傻眼。”《莲花山春晓》“对于这些花,我已经彻底搞不清它们的花期到底是什么时候了,它们似乎一年四季不断地在开,春天于它们,或者只是开的程度更加浓烈了吧。”《南国春》。
   

 深圳的夏天很热,“阳光洒在马路上,滚滚发烫,惊得路人快步往树荫下钻。”但也很凉快,“树荫中洒下几声鸟叫,高枝上传来阵阵蝉鸣,人在树荫下清凉惬意,脚步便不自觉放缓。公交车上,空调凉意满满。办公楼内,无数空调或风扇攒着劲转得直响。”
    

深圳夏天多雨,“海上漂来一块儿云,哗啦啦,就是一场雨。云有多任性,雨就有多随意。”
    

马继远的夏天也很惬意。“每天醒来,首先听到蝉声和鸟叫。鸟比较多,七嘴八舌,啾啾个没完,蝉估计就三两只,扯着嗓子拼命地叫,似乎要把熹微的晨光叫得再亮些。深深浅浅,疏疏密密,延绵不绝,盈满山间。”《盛夏的声音》
    

不光深圳的春天是“混乱”的,秋天也是够迷人的“没有秋风萧瑟,落叶纷飞,没有秋雨绵绵,红藕香残,深圳的秋天,简洁,明快,不拖泥带水,不藕断丝连。”“深圳秋浅浅,它不在梧桐一叶,不在白露为霜,只在人的心念中划过。”“被凉意冻醒,该换厚毯子了,凉席该撤掉了,空调不用了,蝉鸣好多天没听过了。空气干燥了,好多天没有下雨了,意识到已是深秋了。”《深圳的秋》
    

洛阳的冬天,寒冷,坚硬,像刀片子一样。马继远在深圳的冬天,却是“感觉冬天尚未到来时,同事告诉我,深圳的冬天,很快就要结束了。”他眼中最浓的冬意该是,“商家的春节促销大战的开始,数十里长的深南大街上,一夜之间出现的望不到头的红灯笼。”年终了,他会“食尾牙”,也会“派利是”
    

冬天了他还会想家。“深圳的冬天纵然温暖如春,总也留不住漂泊者归家的心,身在他乡,心向故乡。在漂泊者心中,春天永远只会从一个地方开始,那就是家,是故乡。”《深圳的冬天》


看来深圳环境挺美,温度适宜,马继远的心情也不错。


  


环境固然重要,吃和穿才是最根本的需求。穿自不必说,先说说马继远的吃饭问题。

    

他在《饭堂记》里写到,单位有职工饭堂,他每天必去饭堂吃饭,饭堂是他“生活的依靠。饭堂每天都有食物供应,花样繁多,味道也佳,吃饭时,饭堂里人声嗡嗡,气氛热烈。”到了周末,“吃饭的人变得稀少,冷清得让人觉得自己好孤单,好凄惨。”一句话就让人感到他内心的孤独和凄凉,还好,在他眼里,“这个时候觉得饭堂才是对自己不离不弃的伴侣,不管去或不去、喜欢或不喜欢它,开饭时间总会有准备好的饭菜摆在那里等候着,不冷不热。难怪有人开玩笑,说我娶了个饭堂做老婆。”有个“饭堂老婆”,吃饱饭绝对不成问题了。关键是老在饭堂吃饭,也会有嘴馋的时候,怎么办?下馆子。
    

且看他下馆子会吃些什么。

 “终于挑了个周末,睡觉到自然醒,拖着慵懒的步伐,踩着几近中午的日光,走进一家酒楼。”点的什么菜?他喝了几盅茶,还有精致的虾饺、状元及第粥、名酱蒸凤爪、姜汁豆角。《“叹”个早茶去》他这早茶确实够“叹”的。

 “下午下班,一个人去吃千味涮。不知道那些一个人来的是否是感觉到孤独,我是从来没有,因为自己的内心已经成长得足够丰富和强大了。如果他们觉得孤独,希望他们能在这家叫千味涮的店内,把孤独涮掉。”吃完,他还不忘拍个美图,再配上一句话,晒个朋友圈:“一个人的火锅,一样的有滋味。”《一个人的千味涮》


有时候,他还会选择在下午太阳略显倦态的时候,到书城咖啡店去,小资一把:“坐在室外茶桌旁,小勺轻搅,看着奶泡与咖啡渐融,看着奶香与咖啡香弥升,看着光影渐渐拉长……”他端着咖啡慢慢品味,还不忘喂一下跳到桌上的流浪猫。


除过千味涮,他还吃麻辣烫,更甚的是,他还有梅林食街,时不时地去过一把嘴瘾。 看来在吃上面,他不仅吃得饱,还吃得有滋味,有情调。


马继远的业余生活,也是玩得挺“嗨”。

工作之余,他会看云。“大块儿白云朵,挂满玻璃窗,人在室内,忙得久了,偶然望向窗外,冷不防,就会惊呆……倘我为云,当如深圳的云,春夏秋冬,每次出现,均当任性恣意。”《深圳的云》想必他工作得心应手,要不哪有闲心看窗外飘过的云呢?


他清晨去看日出,还看到了一湾海鸟。《一湾鸟》,看到这篇文章的题目,你就可以想象那个美丽的场景。


晚饭后,他会去“南书房”读书,深圳是“全球全民阅读典范城市”,还有“24小时书吧”。“通宵亮着的温暖灯光,是深圳‘求知的眼’。”《城市和阅读》


 他还会去深南大道走几遭,去涂鸦,去酒吧里感受没有故事的故事。他走绿道,过天桥,观车展,游楼,找陌生人玩,去参加深圳百公里活动,赶集,寻古,看山,看水,看寺庙,看荷……


看到他把一个人的日子过得风生水起,我很怀疑,难道他没有烦恼吗?


 “深圳不是天堂,同样有不快的人和事。从前,我的日子没有天天遭遇阴霾,现在的日子也没有整日喜逢阳光。”烦恼的时候他这样做:“那就‘宅’在住处,看书看到眼睛发酸,或者睡觉睡到脑袋发胀。”“也到街上去溜达闲逛,看看这座城市的繁华,嫌吵闹就爬山去……”这本书,我感觉就是他在烦恼与孤独时的结晶,只不过他把烦恼和孤独都化为了一篇篇文字,化作一段段闲适安静的时光。


他说:深圳是个让多少人圆梦和折翼的地方。在任何地方,理想和现实,左和右之间,唯有坚持。《天堂向左,深圳往右》。这本书,又是他坚持的见证。


他还说:我活得挺好,无论过去,现在,抑或是未来,我过得都蛮享受。原因很简单,我始终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节奏、进度自信地生活,没被别人的标准束缚。我尽心尽力工作,“同事圈”热议的进步、好处,在我看来则且重要且随意。我陶醉于捕捉身边的点滴乐趣,让生活更加享受恣意。《在深圳的日子》


家里有个在深圳工作的亲人或者朋友,心里总会多一份牵挂,不知道他(她)在那里过得怎么样,是否适应,是否开心,是否会疲惫,甚至有时候会想着去深圳在他(她)身后跟上几天,亲眼看一看他(她)的生活。看了这本书,你会越看越放心,打消去深圳的念头,因为他们都能生活得很好。


 在深圳,只要你不是个颓废的、懒惰的人,你就能像马继远一样,把在深圳的日子过得有声有色。


 最后,祝愿在深圳工作的洛阳人,都能开心、快乐、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