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马拉雅音乐fm交流群

我朋友在池底养了怪物...

2019-01-10 13:07:33

喔~今天不是要“泡一条鱼”,而是要讲一个女人是如何变成一条鱼的。



打开喜马拉雅APP搜索同名有声书

每期听一个故事?



1

怪女人


这是一个叫郭子的男人讲给蒋朔的故事:


这件事得从郭子上大三那年说起。当时是零五年,迅速发展的C市正在修三环,郭子医学院原本在僻静的市郊,因为靠着新规划的三环不远,也突然热闹起来。每日拉建材的大卡车络绎不绝,轰轰隆隆扬起漫天黄尘,现在想起来郭子颇觉烦躁,但当时他却带着对崭新生活的期待,就那么顺理成章地接受了。


在他学校在后门外的小街上,租了一间门面弄了个中医门诊,让大三的学生可以跟随导师坐诊实践。因为有教学补贴,收费便宜,远近许多劳工和农民排队来看病。他最期待分到在门诊坐班的日子,一来能够有实际的病例练手,二来常有病人和家属提东西来感谢,新鲜蔬果、鸡蛋、猪肉、香肠,教授们不稀罕,都教他们那些学娃儿分了去,拿回宿舍能享用好几天。


那天,郭子刚上完药性药理课,宿舍的胡亚坤便招呼上他,说是门诊那边有看病的人找,今天是轮到胡亚坤在那儿坐班,打郭子手机打不通,只能专门跑一趟。一听是看病的人,他有点纳罕,什么病找哪位实习大夫不都一样?怎么点名要他去呢?难不成是之前看病的时候把谁给医坏啦?郭子心里七上八上,但还是跟亚坤去了。一进门诊,一个穿着黑色破皮夹克的男人就迎上来,皮夹克磨破了好多处,还舍不得扔,露出里头黄白色的夹棉。郭子一下没认出他来,直到他张开满嘴焦黄的牙齿叫他郭医生,医生两个字拖得很长还转个陡峭的弯儿,明显不是本地口音。有些印象,半年前好像是来治过皮炎,很快就痊愈了,应该没有大事,于是郭子放下心来。他局促不安地跟郭子寒暄几句,便求郭子去帮他看个病人,他媳妇,说也是皮肤病。


“她在哪里啊?太远郭子可去不了,晚上还有课呢!”


“就在外头,就在外头。”


“怎么不进来呢?站在外头干啥?”


“走嘛,郭医生,这里不好说。”


于是郭子跟他出了门诊,走了小一百米,往右一拐,便看到一个中年女人站在电线杆子底下朝外边望。女人头发又密又乱,粘了不少灰尘,郭子看得心里难受,被拉到这么个偏僻的小巷子来,该不是要耍什么骗人把戏吧。郭子这么想着,语气也急迫起来:“啥问题嘛,赶紧嘛。”


女人有些忐忑地转过身去,男人撩开她的衣服下摆,她的裤腰拉得很低,就那么露出右侧上臀到腰间的一块区域。乍一看,那是黑黑的一块,表面有些湿漉漉的,看起来像是分泌有黏液,但没有任何肿胀发红的痕迹。这块病区与周围的皮肤融合在一起,简直看不出来明确的边缘,再仔细辨认,可以发现这部分的皮肤纹理消失了,变得异常光滑,皮层似乎变得透明,隐约从底下透出毛细血管。长这么大郭子还是第一次见这种怪病,一下子目瞪口呆也不知道说什么好。男人一副期待的表情望着郭子。


“痒不痒?”女人摇头。


“你摸过没得?”郭子问男人,他呆呆点头,郭子检查了一下他的手,这东西似乎并不具备传染性。


“可能是某种过敏性炎症导致皮肤水肿,这有啥不好意思的嘛,有病嘛,就要看。”


“郭医生,求你不要告诉其他人,别个要笑话,你看咋个给悄悄医治一下。”


“哎呀,不能随便医,还没搞清楚是啥东西。”


男人猛地从包里掏出来三五张红票子塞到郭子手里,紧紧捏住,就是不松手。郭子推不过他,也就只好揣下。于是又问了他一些基本问题,回诊所去拿了些炉甘石洗剂等药给他,让他先试试,观察几天。男人连连道谢,护着女人回去了。


2

池中怪物


之后的半个月里,这个叫魏尘的男人偶尔会过来拿些药,每次郭子问他媳妇的病情如何,他都支支吾吾地说不清楚,郭子感到他出现的次数明显减少了,虽然那几百块药钱还远远没有花完。郭子没有逼着他细问,但心里开始隐隐有些不安,经常听老师说附近贫民因为缺乏医疗卫生知识被骗子打着特效偏方等手段忽悠,骗了钱事小,耽误了正规治疗,却常常留下无法挽回的后遗症。也许是他主动来找郭子,让郭子有了那么一点特别的责任感,于是郭子带上一些药决定去他们家里探望一下。


根据他跟郭子说的那个模糊的地址,郭子从三环又往外走了好几里路,仍然寻不到。几乎要放弃折返时,路边推冰糕车的大姐知道郭子在找人,热心地给他往身后一指:“往那里头走,有些棚屋。”


顺着方向,刚翻过一个小土坡,就有一阵恶臭袭来,郭子放眼望去,前边是一片巨大的垃圾场,五颜六色的垃圾垒成一座座连绵的丘陵,十分壮观。一条建材废料垒成的堤坝,将这片污秽跟三环路隔离开来,说不清这是专门规划的垃圾掩埋区域,还是“约定俗成”的抛垃圾灰色地带。


郭子觉得应该走错了,正要折返,就望见不远处的“丘陵”边缘,有一排低矮的简易棚屋。想来既然都已经走了这么远,好歹也要上去看看,郭子犹豫了一下,还是捂着口鼻,往那边走去。


路上逮住个从棚屋里出来的小伙子一问,果不然,魏尘家就在前头。小伙子头梳得整整齐齐,衣服也干净新潮,郭子问他是否住这里,小伙子有点尴尬地点了点头,他说这附近住了好多家,大多是收废品和收垃圾的,住着方便。他急匆匆地走了,像是要去赶什么约会。


郭子敲响了魏尘家的门,里面刚刚一男一女的对话声突然停止了,魏尘紧绷绷的声音问道:


“谁啊?”


       “是我,郭医生。”


屋子里又莫名其妙安静了许久,搞得郭子在门外都有点紧张兮兮的。四处乱瞅,这棚屋像是地震期间避震用的,强化塑的材质,白面蓝顶,七成新,倒没有那种破烂颓败的样子。门口倒是堆着一大坨废铁器,还有一个一人高的大麻袋,装满了空塑料瓶,想来魏尘家也是干这个营生。


门吱呀拉开条缝儿,魏尘探出头来——


“哎呀,郭医生,你咋来咯?”


“我看你好久没来了,给你送点药来。怎么样,老婆情况如何?”


魏尘脸上红一片白一片,伸手拿了药,急忙说:


“谢谢郭医生,今天……哎呀,今天不赶巧,屋头有客人。改天,改天再请你坐哈……”


魏尘竟然没等郭子答话就关上了门。


郭子被这一碗闭门羹噎得一时无措,敲门不是,走也不是,但随即屋里又响起了人声:


“谁呀,干嘛挡着不让我见,是不是她回来了?”


郭子面前的门又被拉开,开门的是一个五十来岁的女人,身材微胖,头发烫着细卷。她狐疑地问过郭子是谁,郭子答过之后,她脸色一沉,就把郭子让进了屋里。别看外头简单,棚屋里一出一进还是个套房,家具一应俱全,收拾得也挺整洁。郭子有些尴尬地坐下,旁边魏尘压低了头。


“你说,怎么回事!她什么时候看过病,你还瞒着我,是不是你把她藏起来啦!是不是出事啦?!你给我说!!!”


郭子听了几句,大概便知道面前这位大妈应该是魏尘的岳母,来找女儿,魏尘看来是没告诉她老婆得病的事。


“好哇……我就知道!清清当时硬要嫁你这么个莫名堂的,我就知道肯定要后悔!如今还混到刨垃圾堆,我都不好意思往外说!瞧瞧你们住的这地方!不干不净的给她染上什么病了!”


魏尘把头越埋越低了,一个劲儿,搓手上那黑黑的老茧。


“我就不走了今天,就坐这儿等她回来,看不到人我就报警!郭医生你也别走,你帮帮忙,我没法一个人。”


魏尘的岳母看来是认真生起气来,弄得郭子也不好立马离开。魏尘大概看也确实瞒不过,终于吞吞吐吐地开了口:


“她……她在,我带你去看嘛……但是她病得……哎呀,等她好些,我再喊你嘛。”


“什么?她在哪?你这个砍脑壳的,你把我姑娘藏哪儿了!!!”


魏尘脸上吃了火辣辣地一掌,便咬咬牙,下了决心似的要带岳母去看他媳妇。他们两人都邀郭子同去,郭子心里也惦记着那女人身上的怪斑,于是跟他们一起出了门。此时,太阳已经落了西,不似下午蒸腾的臭气熏天,也有可能是闻久了有点习惯。魏尘一路领郭子们沿着那些“丘陵”中的小道往这片垃圾场的中间走,他岳母的咳嗽和低声的咒骂在安静的空气中回荡着。


走到一座垃圾堆成的小坡前,魏尘停下来,示意他们要往上爬,郭子才看到原来垃圾中间因为被多次踩踏夯出来一条曲曲折折的小道。郭子感到有些为难,又不好发火,大妈却按捺不住正好把这一路上的怒火又集中发泄了一遍。魏尘并没有顶撞回应,只结结巴巴说就在这上头了。他们继续往上爬。小坡爬起来倒不高估计也就两层楼的样子,到了顶上是用推土机推平的一大块地,刚一上去郭子就看见这块地的中央有一潭水。


的确是一潭水,黑黑沉沉的死水,倒映着傍晚泛红的天光,如同一池鲜血。他们一点点靠近它,郭子才看仔细,大概是十米来阔的圆池子,并看不到是多深,从周围露出的塑料边来看,应该是把垃圾堆挖出一个空洞,铺上防水的塑料布,再接水形成的。这水浑浊污秽,不知是落下来的雨水,还是垃圾堆里的渗水,抑或两者皆有。


他们站到池子旁边,没有一丝风,水面如镜子般平整。旁边魏尘的岳母正待要发作,水中却有一团更深的黑影幽幽浮上来,借着夕阳的光线,几乎能够分辨出来模糊的人形。


“这……这是什么东西?”


话音未落,平静的水面便漾起了涟漪,她,不,是它,头靠向郭子们所在的池子边缘,整个背部完全裸露出来——黑色粘稠半透明的皮肤遍布全身,还密集地缀着一些深褐色的斑点,像极了一条黑乎乎的鲶鱼,头部变得扁平了,嘴向前突出。虽然还能大概看出四肢的轮廓,但关节弯曲的弧度却超出常理,披散的头发在水面摆荡着。


岳母吓得一屁股坐倒在湿滑的塑料布边缘,惊叫呼喊,却一时爬不起来。那怪物却昂起头来,咕噜咕噜似乎要像她说些什么,闪着虹色的鱼眼,嘴唇咧开,里头露出一排细密的齿。怪物把头伸向岳母,吓得她提起脚一下下狠狠踹向怪物的头,但怪物竟然完全不知退缩。


魏尘连忙上前阻止,却没来得及,因为一下踹得过重,重心下移,魏尘的岳母整个人都跌入了水中。一沾水,她更加惊恐地扑打起来,旁边的怪物被她踹破了一块口鼻附近的皮肤,怪物吃痛,低低的嚎吼一声。如今想起来,那低沉而愤怒的吼声已经不似人声,而是某种未知的野兽的嘶吼。怪物忽然一扎猛子,潜入水中,就那么两秒种,原本以为终于逃过一劫的岳母突然被怪物咬住脚跟,拖入了水中。


郭子跟魏尘惊得浑身冷汗,魏尘赶紧抓起池边一根长杆子,伸到水里。


“抓住!快抓住!”


郭子瞥见那根杆子原来放的地方,地上有一小堆生肉,明显是专门放置在那儿的,有些腐烂了,开始发青,几只大头苍蝇正绕着飞。


魏尘叫了好几声,水里没有任何反应,不一会儿,平静的水面上隐隐现出来汩汩的血迹。魏尘眼里暗下去,缓缓把杆子收回来。


“这……咱们得下去救她啊。”


魏尘一把抓住郭子的手腕子,使劲压下去,摇摇头。


“来不及了……郭医生,今天的事……求您别说出去!”



未完,下周继续



作者 浪白 来自点鲸工作室,知名编剧和译者

主播 顺顺 来自11H配音社团



版权声明

文章和音频系点鲸工作室出品

11H配音社团主播倾力打造

欢迎投稿,转载请注明#神鲸誌#及作者简介



往期《万物异闻志》节目

都市怪谈:《万物异闻志 · 猫之殇》(上)

如果你想被一个黑影黄色的眸子直勾勾盯着......

都市怪谈:《万物异闻志 · 猫之殇》(下)

不是猫需要人类,而是人类需被猫豢养着......

都市怪谈:《万物异闻志 · 雏鸟》

我家墙壁里住着一只小鸟,于是我妈妈就变了......



· 在喜马拉雅APP上follow我们 ·


在喜马拉雅APP上搜索

“身神鲸叨逼”or

“万物异闻志”把耳朵塞满

好故事专家-点鲸工作室出品

戳这里你不会后悔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