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马拉雅音乐fm交流群

讲古,永远是“最潮的事儿”

2018-12-05 16:29:36

  

 

         8月6日,一则噩耗震惊潮汕艺文界:潮语讲古名家林江先生于2014年8月5日晚七点多因病与世长辞,享年49岁。众所周知,林江原名林宗义,祖籍潮阳关埠,生于汕头市,从事潮语讲古艺术多年,作品颇丰,在潮汕地区可谓是家喻户晓的一代讲古名家,在海内外潮人聚集地有很大名气及影响力,终生为潮文化的传承发展做出很大贡献。人们在震惊其英年早逝之余,更对近年来潮语讲古艺坛一代又一代“大师级”名家的仙逝而扼腕叹息,包括享年92岁、潮语讲古“第一代代表人物”陈四文老先生2011年6月18日逝世,至今粉丝们及民众仍怀念他倾情曲艺半个多世纪的风采,其说书语言生动丰富,表达准确到位,“通俗押韵”说书艺术将潮语讲古艺术推到一个登峰造极的高度,此外,更早前2009年逝世的还有坐拥“庵埠古王”称号之另一潮语讲古艺术名家杨俊。

        六年痛失三“大将”,潮语讲古说书在时代浪潮冲击波中本就日渐式微的现状更如雪上加霜,深深刺痛了从业者的艺术之心,潮语讲古这一曾经风靡潮汕大地的民间耳熟能详艺术形式至今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潮汕人,这项以说书艺人口语化、方言化口口相传讲故事、说经典的再创作式地方语言艺术是一项深受潮汕大众喜爱的传统民间文艺,在潮语讲古这个艺术领域里,鼎盛期先后涌现了陈四文、王敏、林江、杨俊等各代一大批知名说书艺人,他们的潮语讲古家喻户晓,各具风格、个性鲜明,留给海内外潮人深刻的艺术印象。随着时代的推进,各种新文艺形式应运而生,“潮语讲古”的生存空间被大大挤占并削弱了,但可喜的是,仍有一些青年才俊继续坚守“潮语讲古台”,耐得住寂寞,努力地传承,义无反顾地接过前人手中的“潮语说书接力棒”,力图让这一古老的艺术形式早日中兴、再续辉煌。

        今年31岁的陈启亮就是其中的这一代“后起之秀”,在林江老师“头七”忌辰里,羊城晚报记者在古城潮州专访了这一至今仍无怨无悔坚守潮语讲古台的青年“讲古接班人”。陈启亮接受采访时第一句话脱口而出的是:“潮语讲古,在我心中觉得,这永远是一件‘最潮的事儿’!永不会过时,我永远坚持!”

        5岁开始“模仿秀”,6岁敢上“讲古台”

        陈启亮出生于1984年,是潮州市潮安区古巷镇古二村人,虽自小就患上弱视,但一向生活自信。其结缘于潮语讲古,要从5岁时跟随家里表兄“厮混”那时说起。

        那时候,乡村的文化生活并不丰富,抱着一台老式收音机听潮语讲古已是“最流行”的城乡民间文化生活缩影了。5岁的启亮常跟表兄玩在一起,表兄是名地地道道的“听古迷”,启亮就常跟着听,渐渐也迷上了潮语讲古这一艺术形式,收音机里,陈四文的说书当时最为风靡;后来,听不过瘾的表兄还积攒闲钱买回了一台录音机,再不时省吃俭用购买了不少陈四文、王敏等第一代潮语讲古名家的卡式录音带子,日夜听着,这很大程度熏陶了小小的陈启亮。慢慢地,小启亮有了模仿着学讲古的艺术萌动,5岁的后半段已经常边听边记,模仿一些已流行于民间的“红段子”学说,于是胆子越来越大,渐渐敢于在大人面前似模似样地演绎讲古“模仿秀”了,到了6岁,已是有板有眼呢!

        6岁那年,小启亮俨然已成“潮语讲古粉丝”!他第一次“登台”表演的经历是在1990年,当时古巷镇举行全镇“庆六一文艺汇演”,小启亮根据录音带里陈四文跟蔡汕秋合说的一段潮语相声代表作进行小改编,并自己“一人分说二角色”上台表演,使自己在镇里初具名气。此后,他对潮语讲古的痴迷一发而不可收。

        “触电”广播评书,亮相各级电台

        1991年,陈启亮也开始将积攒的零用钱购买了潮语说书录音带回家加劲学,这一年也开始通过收听中央电台等渠道接触了“广播评书”这一艺术形式,由此引发了对长篇古典文学作品的阅读及研究兴趣,为自己的后来的“艺术人生”打下了坚守的国学基础。他清晰记得,自己阅读的第一部长篇古典小说就是罗贯中的经典《三国演义》。

        7岁的小启亮已懂得将中国传统的“广播评书”一些技巧融入到自己喜爱的潮语讲古这一方言说书艺术形式里,提升方言说书的艺术品位。1996年,他进入古巷德芳中学就读初中。初中三年,也是他潮语讲古从艺生涯初次进入“公共传播渠道”的幸福时光,1996年夏到1999年,他受邀到古巷镇广播电台担任潮语讲古主持人,现场直播一些中短篇的方言说书作品,后期还学会了自己改编古典小说成为潮语讲古“折子戏”式段子并直播的技巧,《水浒传》的不少精彩故事都成为他“再创作”的源泉。

        1997年,陈启亮参加潮州人民广播电台主办的“庆六一少儿讲故事广播大赛”,荣获少年组二等奖,这也令他的声音首次得以“亮相”地市级广播电台的电波中,他的潮语讲古在当地小有名气。

        在寂寞中沉淀,从沉淀处奋起

        陈启亮回忆说,1999年可谓是自己的“讲古人生”第一个巅峰期,但从这一年开始,潮语讲古界的艺术低落期却悄悄降临了!当时是世纪之交,潮汕经济进入转型期后的消沉阶段,受其影响,文艺界也被波及,讲古界的这一轮“冬天”持续到2006年,不少讲古艺人都纷纷“转业”,只剩下胡奇、郑永等为数不多“电台编制内”艺人苦苦支撑着残局,陈启亮也暂时离开了潮语讲古的舞台。“人虽然为了生存而离开了,投身到另一文艺领域‘为五斗米计’,但我的心始终记挂着潮语讲古,心从未离开。”陈启亮畅饮回忆时,仍深情地如此说。

        在这段潮语讲古“寂寞期”,“身虽离开,心未离开”的陈启亮却并不寂寞。他在寂寞中开始了一番“学术思索”。

        他理性地分析,讲古界的“寒冬”其中一大因素是人才匮乏,自己不但要坚守,还必须以自己的努力去影响更多的人群喜欢并热爱潮语讲古,带动方言说书的复兴。为此,艺术上必须自我创新,与时俱进,才能让传统的潮语讲古面貌常新,让新时代的潮人更感兴趣。他感悟,师古而不应泥古,前辈们的艺术形式、说书方式吸收到一定程度必须提升,逐渐形成自己鲜明的艺术风格及时代特色,才能让潮语讲古创新出彩。这段时间,可谓是陈启亮的“艺术顿悟期”,一直“憋着一口气”终于盼到了“春天里”!

       2009年,潮语讲古界的“第二个春天”曙光来临了,这一年,潮州广播电视台在当地电视频道开辟了一个专栏《讲古》,首次将潮语讲古这一文艺形式搬到了荧屏上,每周一到周五都录制播出时长20分钟的节目,大大刺激了讲古界疲弱的神经,潮汕讲古界的“复兴势头”再度萌动。杨俊、庄明炯、车马炮(原名方添伟)等潮汕各地讲古界再现“名家辈出,各领风骚”的艺术活跃现象。

        陈启亮的“东山再起”则是在2010年。这一年,汕头人民广播电台改版推出了“生活之声”(今为汕头电台音乐广播)频道,其中新开设潮语讲古栏目《天天故事会》,陈启亮及另一后起之秀姚忠(1978年出生,荣获潮州电视台2009年度电视讲古大赛冠军)一起担任该栏目讲古主持人,负责每天这一档时长25分钟的节目录播工作。这个时期,经过一番“学术思索”的陈启亮刚好将理论运用于实践中,他扬弃了前辈“只重押韵而不灵动,语言素材有欠丰富”的传统学术套路,初步形成了自己的时代风格;同时,根据该节目的“天天连续”定位,他首创了自己改编长篇小说、每日“连载播出”的学术路子,将潮语讲古的艺术探索推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这个时期,也正是林江老师风靡潮汕民间的艺术全盛期,民众将陈启亮戏称为“林江第二”。陈启亮也与林江等“常来又常往”,一起交流艺术心得,取长补短,共同探讨、共同进步,结下了很好的友谊,一时传为佳话。

        截止到2013年,陈启亮在《天天故事会》里一共改编播出了300多期潮语讲古节目,涉及七部长篇小说,包括古典题材的《神探狄仁杰》、《戏说刘罗锅》、《古今传奇》、《大明英烈传》、《大明奇案》及近现代题材的《民国风云》、《夜闯珊瑚潭》。此外,陈启亮还积极参与潮州各级文化部门组织的“文化走亲”活动,将“潮语讲古台”搬进城乡群众的生活中,享誉潮汕大地,弘扬传承方言说书艺术,不但使自己跻身于潮语讲古青年名家行列,更很好地带动了更多年轻潮人关注、投身到这一艺术形式活动中。今年6月,陈启亮赴广州市参加全省残疾人曲艺大赛,捧回了一个沉甸甸的省级二等奖。

        “潮语讲古”亟需抱团凝聚,未来发展亟待培养新人

        说到“潮语讲古”的窘境现状及未来发展大计,陈启亮直面现实、慷慨陈词。

        他说,随着一代标志性人物林江的过早谢世(年仅49岁),潮语讲古确实遭受重击,如今从事这项艺术形式者并不多,名家更是凤毛麟角,自己与姚忠、庄明炯、林树青、蔡国华等虽都继续坚守至今,但真正坚持在艺术第一线(以此为业)的实际仅有三人,现状可谓十分窘迫。

     

        陈启亮认为,潮语讲古界要传承乃至发展,如今的从业者就一定要增强凝聚意识,抱团取暖,像林江老师生前那样勤于组织同行进行业务探讨及相关活动,多互动交流,多互相切磋,一起探讨并提升才艺及讲古技巧,以身作则带动更多后学者加盟,有条件的名家尤其要重视传承,多在业余广授门徒、无私传艺;潮汕各地文化部门、各级党政也应重视对这一艺术形式的发展,多创造环境、提供条件使更多新人参与其中,“潮语讲古”才能迎来下一个春天。以前,潮州市也举办过一些“古技大PK”等讲古比赛,也涌现出蔡臻郅、蔡庚昌等学生新秀,但由于当地缺乏后续培养机制及相关举措,新秀们难以长效持续从艺而大多中途放弃,令人惋惜,也为潮语讲古的后继乏人现状惋惜不已。此外,潮语讲古在知识产权、版权维权方面存在的“短板”问题也困扰阻碍了该艺术形式的自主创新及艺人生存从业之路,都亟待解决,潮语讲古这一方言说书地方文化特色艺术才能更好地发扬光大,为建设文化大市、文化大省作出其应有的贡献。

     【此文精选版刊登于2014年8月14日《羊城晚报》C2版《粤东新闻 潮人潮事》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