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马拉雅音乐fm交流群

​【第七届“双十佳”来稿展示】西安外国语大学 尔楶

诗歌网2019-01-10 14:43:19

尔楶。曾用笔名九门,原名樊刚正。就读于西安外国语大学。


病中


(一)

你不用看

自从西风淹没森林

夜莺的传说便少有听闻

要么解开锁链

或者,勒紧缰绳

铁马过冰河

空谷的脆响一声一声

让我想起今年的鞭炮

是为庆祝砍倒一棵梨树

剁其手脚,再出卖子孙

 

朋友,你病了

入夜记得提防月光

别让他

趁你执着于起伏的晚霞

别让他溜进窗台

偷走遗落的长发

 

去年的篝火依旧不安

要我说,朋友

晴空补必纪念

若影子漫过水面

剩下的一样是残垣

看看你家那辆生锈的单车

旁边的邮箱架裂成两段

 


 

(二)

夏天来了

我开始担心寒冷的往事

比如你来时的晨露和那场大雾

夕阳及一片荒土

 

时间自是阔绰

画像的浓妆是否淡了

坟头的小松可还健在

卧听风吹雨

就算我不去想

院里的蔷薇,也必然

家破人亡、妻离子散

 

得病,我不怪谁

像你说的

要么解开锁链

或者,勒紧缰绳

如果死亡无非一场大雨

淹没归途

吹笛的牧童向来隐隐约约

清癯的黄牛依旧步履沉沉

 

只是别担心,朋友

假如还有一天

传教士的白骨仍伏轨忏悔

榕树倒在血泊中身首异处

我才不会如此轻易地

伴随萤火、混杂柳絮

日出往东

日落往西

 

 

白日流光

 

昨天开始

红透的枫叶已经学会凋零

 

路过的影子往来匆忙

自从收到陌生的来信

除了妄想和滞留于空的雪

这个季节

只剩下北风的仓皇

 

如果就这么

离开一轮孤月

去寻找假设的南方

找一处落单的麦田、哆嗦的烛光

用炊烟凿一口深井

刚好能

掩埋喧嚣的生活

无法言说的死亡

 

朝有落英、暮闻归鸟

其实我不相信

某一天能

胜过往事的纠缠

无论仰望青空

再者凝视湖面

虚无同样包括远方

 

如果真的可以

聊些生活

如何漂白光阴、怎么冲刷沉默

生长缓慢

直到茶杯也发凉

就当春天迟到

秋天也没有来过

 

而后的故事断断续续

要想埋首前行

就别再回答浅薄的问题

沉浸寡淡的悲伤

即使有人万般请求

也拿出你怀里

那颗冻僵的夕阳

 

    

偷渡

 

列车晃动着

潮湿的意象

以及雨中

刚刚凿开的石窟

陈旧的往事和扔弃的废纸

已经不再做声

像这样,整个冬季的沉默

自从听过风吹白杨

便很寻常

 

黄昏向晚,酒囊空空

直到某天

我们忘掉来时的大漠和荆棘

开始怀念倒塌的高塔、苍老的幡旗

窗外大雁

归去归去悄无声息

 

深秋幕帘

客到谁家听斜雨

落日楼台

何处去闻风吹笛

晚霞依旧映残阳

但是,诗

要从哪一行读起?

 

 

 

观月


你凝视湖面

我仰望天空

如此相似

又那么,不同

 

 

七月

 

七月,没有自己的颜色

与对面的流浪汉一样

伏于路沿,头戴草帽

七月的酒杯空落

睡眼惺忪

 

女人的笑谈恍恍惚惚

路过的马蹄匆匆忙忙

至于七月,

七月在列车上半夜咳嗽

他的白发无迹可寻

像蝉鸣时一闪而过的念头

混着苍老的风

 

云起何处

有了这条铁轨

距离无非更远

夜雨巴山

而七月后知后觉

重病缠身、苟延残喘

 

七月知道

他甚至敌不过

窗外的一株柳树

七月只是自己的七月

比一圈年轮还要渺小

七月也曾年轻过

只是去年的遗骨

不巧

成了他额头的雪

 

 


点击查看

第七届中国校园“双十佳”诗歌奖征稿启事


爱生活,爱诗歌

诗歌网

第七届双十佳投稿邮箱

1187824406@qq.com

QQ群:222870844

欢迎您的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