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马拉雅音乐fm交流群

银河推荐:洪声音乐 福贵与伦勃朗

李银河2019-01-10 12:46:14

不知道泪水是什么时候滑下来的,我捧了本薄薄的《活着》,和对面坐着的几位妈妈一样,等孩子课外班下课,有几秒钟,我特意回了回神儿,竟不能缓过来,泪水不听使唤,汨汨不断……


那个周六,一整天,我穿梭于儿子象棋班、奥数班、做饭吃饭和揪心的小说情节之间。心狠的余华让福贵的人生一味地、猛烈地向着耻辱、苦难奔去,一页页地翻下去,就是一层层雪再覆上一层层霜!


起初,我还觉得福贵活该,该着他尝尝年轻时放荡的果,可又觉得果报重到实在不妥。等我合上书时,无力地感叹:一切缘于无常!



夜深了,读到结尾,隐约意识到自己的心境在慢慢地开阔起来,莫名地感觉出福贵活着活着,身上有了微笑和力量。


对一个不能不介意儿子成绩、活在帝都的我来说,与福贵的苦仍是相通的,我可以真切地感受到。只是,我很怀疑余华将几个不同人的苦难没有遗撒地倾泄在福贵一人身上。看多了随意的文字,恒河沙般的社交信息,我想创作是不要过于计较确凿性与真实性的。


去年,我写了几十幅名画的评述,那时明晰的细节只隔一年就模糊混沌了,但在心底,我十足地知道,众多画家里,最撼动我的就是伦勃朗。



一念之间啊!我霍地意识到——伦勃朗的人生正是福贵的人生!


亡家、亡妻、亡子、些许希望抬头时,再亡子……厄运黑重,苦难确凿,一如伦勃朗的真实,福贵是真实的!《活着》,的确就如余华所说,它是部“高尚的作品”。


伦勃朗的百幅自画像,画他活着的模样,从精奢到粗粝,由颓迷到庄重,直到临终前,画布上是他完整强大的灵魂呈现。在他人生终点,人们找到他锁在私橱里的硬币,只够掩埋悄然离世的他。沿着他的一生,一路看他的画,观看苦难的模样,慢慢地,你会感觉到波澜归于平息,震撼你的是一股真正的力量!


活着,为了活着本身而真实地活着!追逐自由,也许只是能心安地做到——美好与丑陋照单全收!





《舒曼A小调大提琴协奏曲,作品第129号,第二乐章》(Schumann: Cello Concerto In A Minor, Op.129 - 2. Langsam),所属专辑《Schumann: Cello Concerto; Chamber Music》,德国作曲家罗伯特-舒曼(Robert Schumann / 1810-1856)作曲,以色列籍拉脱维亚大提琴家米沙-麦斯基(Mischa Maisky / 1948年出生)演奏,俄耳甫斯室内乐团(Orpheus Chamber Orchestra)协奏。


图一、二 / 影片《活着》(根据余华同名小说改编 / 1994)剧照


图三、四 / 荷兰画家伦勃朗自画像


本文作者 / 李波 选自《文而已文集》


洪声音乐公众号微信 / hongsheng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