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马拉雅音乐fm交流群

《明朝那些事儿》7第6回

微评书2019-01-10 16:39:55







       天启七年(1627)九月初一,魏忠贤突然上书,提出自己年老体弱,希望辞去东厂提督的职务,回家养老。
  皇帝已死,靠山没了,主动辞职,这样的机会,真正的敌人是不会放过的。
  就在当天,他得到了回复。
  崇祯亲自召见了他,并告诉了他一个秘密。
  他对魏忠贤说,天启皇帝在临死前,曾对自己交代遗言:
  要想江山稳固,长治久安,必须信任两个人,一个是张皇后,另一个,就是魏忠贤。
  崇祯说,这句话,他从来不曾忘记过,所以,魏公公的辞呈,我绝不接受。
  魏忠贤非常感动,他没有想到,崇祯竟然如此坦诚,如此和善,如此靠谱。
  就在那天,魏忠贤打消了图谋不轨的念头,既然这是一个听招呼的人,就没有必要撕破脸。
  崇祯没有撒谎,天启确实对他说过那句话,他也确实没有忘记,只是每当他想起这句话时,都禁不住冷笑。
  天启认为,崇祯是他的弟弟,一个听话的弟弟,而崇祯认为,天启是他的哥哥,一个白痴的哥哥。
  虽然只比天启小六岁,但从个性到智商,崇祯都要高出一截,魏忠贤是什么东西,他是很清楚的。
  而他对魏公公的情感,也是很明确的——干掉这个死人妖,把他千刀万剐,掘坟刨尸!
  每当看到这个不知羞耻的太监耀武扬威,鱼肉天下的时候,他就会产生极度的厌恶感,没有治国的能力,没有艰辛的努力,却占据了权位,以及无上的荣耀。
  一切应该恢复正常了。
  他不过是皇帝的一条狗,有皇帝罩着,谁也动不了他。
  现在皇帝换人了,没人再管这条狗,却依然动不了他。
  因为这条狗,已经变成了狼。
  崇祯很精明,他知道眼前的这个敌人有多么强大。
  除自己外,他搞定了朝廷里所有的人,从大臣到侍卫,都是他的爪牙,身边没有盟友,没有亲信,没有人可以信任,他将独自面对狼群。
  如果冒然动手,被撕成碎片的,只有自己。
  所以要对付这个人,必须有点耐心,不用着急,游戏才刚刚开始。
  目标,最合适的对象魏忠贤开始相信,崇祯是他的新朋友。
  于是,天启七年(1627)九月初三,另一个人提出了辞呈。
  这个人是魏忠贤的老搭档客氏。
  她不能不辞职,因为她的工作是奶妈。
  这份工作相当辛苦,从万历年间开始,历经三朝,从天启出生一直到结婚、生子,她都是奶妈。
  现在喂奶的对象死了,想当奶妈也没辙了。
  当然,她不想走,但做做样子总是要的,更何况魏姘头已经探过路了,崇祯是不会同意辞职的。
  一天后,她得到了答复——同意。
  这一招彻底打乱了魏忠贤的神经,既然不同意我辞职,为什么同意客氏呢?
  崇祯的理由很无辜,她是先皇的奶妈,现在先皇死了,我也用不着,应该回去了吧,其实我也不好意思,前任刚死就去赶人,但这是她提出来的,我也没办法啊。
  于是在宫里混了二十多年的客大妈终于走到了终点,她穿着丧服,离开了皇宫,走的时候还烧掉了一些东西:包括天启皇帝小时候的胎发、手脚指甲等,以示留念。
  魏忠贤身边最得力的助手走了,这引起了他极大的恐慌,他开始怀疑,崇祯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正逐渐将自己推入深渊。
  还不晚,现在还有反击的机会。
  但皇帝毕竟是皇帝,能不翻脸就不要翻脸,所以动手之前,必须证实这个判断。


  第二天(九月初四),司礼监掌印太监王体乾提出辞职。
  这是一道精心设计的题目。
  客氏被赶走,还可能是误会,毕竟她没有理由留下来,又是自己提出来的。而王体乾是魏忠贤的死党,对于这点,魏忠贤知道,崇祯也知道。换句话说,如果崇祯同意,魏忠贤将彻底了解对方的真实意图。
  那时,他将毫不犹豫地采取行动。
  一天后,他得到了回复——拒绝。
  崇祯当即婉拒了王体乾的辞职申请,表示朝廷重臣,不能够随意退休。
  魏忠贤终于再次放心了,很明显,皇帝并不打算动手。
  这一天是天启七年(1627)九月初七。
  两个月后,是十一月初七,地点,北直隶河间府阜城县那天深夜,在那间阴森的小屋里,魏忠贤独自躺在床上,在寒风中回想着过去,是的,致命的错误,就是这个判断。
  王体乾没有退休,事实上,这对王太监而言,并非一件好事。
  而刚舒坦下来的魏公公却惊奇地发现,事情发展变得越发扑朔迷离,九月十五日,皇帝突然下发旨意奖赏太监,而这些太监,大都是阉党成员。
  他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在第二天,又传来了一个惊人的消息,都察院副都御史杨所修上疏弹劾。
  杨所修弹劾的并不是魏忠贤,而是四个人,分别是兵部尚书崔呈秀,太仆寺少卿陈殷,巡抚朱童蒙,工部尚书李养德。
  这四个人的唯一共同点是,都是阉党,都是骨干,都很无耻。




长按二维码-识别图中二维码-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