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马拉雅音乐fm交流群

【阅耳有声小说】|《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7)

一五声控室2018-11-08 13:42:39


   欢迎来到一五声控室

                      有声小说板块-阅耳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

                      第19-23章



     醒来时,阳光突兀的充斥在周遭。酒精隔了夜,令人头疼欲裂。睁开眼睛,我想死的心都有了——很显然,这不是女生宿舍,也不是小九的小破屋。这是一个漂亮的房间,漂亮的充满危险的讯息。
     当那个顺眼的男人把他明媚的大脸放在我眼前,他一副嘲笑的表情,很不屑的皱着眉头,你们现在的小女孩是不是都疯了!就这么喜欢作践自己啊。很刺激?很新潮?很吸引人?
     我摇摇头,不是你想得那样,大叔。我说我得走了,我得上课,我怕昨晚老师查我夜不归宿,会杀死我的。我还想说,我怕凉生找不到我,会急疯了的。但我没说,凉生是艮在我胸口的针,沿贴着每一口呼吸而疼痛。只有呼吸停止了,痛疼才能停止。
     他冷哼,别叫我大叔,我姓程。
     哦,程大叔,可我真得回学校。
     他被我气坏了,说,我叫天佑!不叫大叔,你听到没有? 
  他边摇边吼,你昨天吐了我一身,你知不知道,我的衣服很贵啊!然后你胡搅蛮缠,喊我哥,非缠着我,要我带你回家!
     我低头嘟哝,天佑大叔,我昨天吃的东西也很贵啊。吐在你身上我也心疼啊。
     程天佑头都大了,说,姜生,你真难缠!
     我瞪大眼睛看着他,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他说,小九说的。他又一副很迷惑的表情看着我,问,你一个学生,怎么跟小九这样的小飞妹纠缠在一起啊?
     我摇摇头,一句两句说不清。说了你也不懂。
     天佑说,你别一直盯着我看好不好?
     我说,不好。你长一张脸不就是给人家看的吗?





     程天佑开车将我送回学校,一路上,他没跟我说一句话。最后,在我死乞白赖的请求下,帮我对学校撒了谎,说是,昨天他开车不小心划了我,昨晚将我送在医院,因此我没有回学校。

     下午小九就来学校找我,一身雪白,飘飘摇摇的,对我说,姜生,走!今天姐姐请客!
     饭桌上,小九说,姜生,你真是个好女孩。我说哪里好了。小九说,昨晚,幸亏是你,要不,我的手指就别想要了。
     小九端详着自己的手,就像在看假肢一样,有些滑稽。
     我慢吞吞的吸了一口果汁,小心的说,小九,程天佑不像坏人啊。
     小九笑,好人和坏人没有界限的。她说,你昨天吐了他一身,他竟没生气,他要剁我手指,你就把你的手也伸出来让他剁。他一直惊讶的看着你,你就抱着他哭,一直喊他哥。你还哭着要他带你回家,回魏家坪,回去给你摘酸枣。姜生,你没看到,当时他的表情多么柔软,简直不像他。
     我笑笑,我怎么不记得?
     小九笑,不过,天佑的确和凉生有点儿像,都那么好看。
     我说,那么,你是真的喜欢好看的凉生吗?
     小九狠命吸了一口烟,笑,我不喜欢任何男人。然后她就一瓶一瓶的喝酒,不久,她就喝高了。然后就抱着桌子哭。
     我发现很多有心事的人喝完酒后都会哭。酒精是一种让人诚实的东西,尽管,它也如此令人颓废。
     我问小九,你欠了天佑什么东西?
     小九摆摆手,欠了很多很多钱。姜生,就算天佑拿你当宝贝,你也不能和他交往啊。程天佑长得再像凉生,他也不是凉生啊。





     回到学校,凉生在学校门口,路灯将他的影子拉的好长。他见到我,急忙走上前,说,姜生,昨晚你去哪儿了?  

     我听他的声音中,有浓浓的鼻音,有些颤抖。他的眼睛红得一塌糊涂,额头上还有淡淡的伤痕,我用手轻轻的碰,问他,哥,还疼吗?  

     凉生轻轻地摇头。  

     我四岁那年,六岁的凉生在我的胳膊上留下了一道咬痕,此后的日子里,醒在我每夜的睡梦里,疼痛欲裂。  

     凉生十八岁这年,十六岁的我在他的额头上留下了一道伤痕,此后的日子里,也将醒在我每夜的睡梦里,疼痛欲裂。  

     两道伤痕,一种疼痛。  

     今天见北小武的时候,他还臭骂了我一顿,他说我没心没肝没肺,他说,你知道不知道凉生昨晚到处找你,你知道不知道他一个大男孩会害怕得哭啊。  

     我看着北小武,我知道,他同我、同凉生的感情。虽然,现在,他因为小九同凉生基本决裂了,但并不影响他心底深处保留着的那份年少时的情谊。  

     我不知道一个男孩怎样才会哭,凉生,是因为很害怕吗?如果世界上真的少了一个叫姜生的女孩,凉生,你真的会难过吗?  

     会像小时候,我看到别人欺负你那样难过吗? 

     考试结束后,北小武问我,姜生,凉生最近好吗?  

     我低头,看着脚尖,不作声。  

     其实,我也不知道凉生怎么样。  

     下午收拾宿舍的时候,凉生来找我。  

     他给我买了一瓶桔子汽水,递给我,说,姜生,咱们什么时间回家啊?  

     我说,我想现在就回去,不过,你有事的话,就先忙,我在这里等你几天就是了。          凉生笑,我也没什么事情。就是想知道你有没有其它的安排。如果没有的话,咱就回家。  

     我说,那好吧。




     小九在校门口等我,她今天穿得很特别,一身华丽的黄色,跟一只大柠檬似的,如果再加俩黄色的翅膀的话,就像一只刚从鸡蛋壳里跑出来的小鸡仔。     

     我和小九逛街逛到很晚,小九说姜生,我带你去巷子弯吃小龙虾去。 

     巷子弯是这个城市里一个很偏僻的地方。但是很多小吃都集中在这里,来这里的人除了学生就是阶级最下层的人民。不过这里的美味也不是上层金贵能够轻易品尝到的。  

     我和小九说笑着拐进巷子弯,可一进巷子,我就看到了浑身是血的程天佑,他苍白着脸,奄奄一息,周围是一群麻木的围观者,他们没有一人上前,更没有人肯拨一个电话。小九一看是他,拉起我就要转身离开。  

     我却固执的推开小九,中邪一样跑到程天佑身边。摇他的胳膊,你怎么了?怎么了啊?  

     他虚弱的抬眼,看了看我,抖动着青紫的嘴唇,说,姜,姜生,给宁信打电话……说完就昏死过去。  

     我慌忙的从他口袋里翻出手机,翻阅着那个叫宁信的女子的号码,拨了过去。声音颤抖的一蹋糊涂,我说,你快来看看他吧,他在巷子弯…… 

     宁信的车直接闯进了巷子弯,见到躺在地上的程天佑,她一句话也没说,直接让同来的人将他扶上了车。  

     她将一沓钞票放在我掌心,说了声谢谢,径直开车离开了。  

     我跟小九说,魏家坪的天很蓝,水很清,草很绿。  

     小九接着补充了一句,人很傻。





     小九在校门口等我,她今天穿得很特别,一身华丽的黄色,跟一只大柠檬似的,如果再加俩黄色的翅膀的话,就像一只刚从鸡蛋壳里跑出来的小鸡仔。     

     我和小九逛街逛到很晚,小九说姜生,我带你去巷子弯吃小龙虾去。 

     巷子弯是这个城市里一个很偏僻的地方。但是很多小吃都集中在这里,来这里的人除了学生就是阶级最下层的人民。不过这里的美味也不是上层金贵能够轻易品尝到的。  

     我和小九说笑着拐进巷子弯,可一进巷子,我就看到了浑身是血的程天佑,他苍白着脸,奄奄一息,周围是一群麻木的围观者,他们没有一人上前,更没有人肯拨一个电话。小九一看是他,拉起我就要转身离开。  

     我却固执的推开小九,中邪一样跑到程天佑身边。摇他的胳膊,你怎么了?怎么了啊?  

     他虚弱的抬眼,看了看我,抖动着青紫的嘴唇,说,姜,姜生,给宁信打电话……说完就昏死过去。  

     我慌忙的从他口袋里翻出手机,翻阅着那个叫宁信的女子的号码,拨了过去。声音颤抖的一蹋糊涂,我说,你快来看看他吧,他在巷子弯…… 

     宁信的车直接闯进了巷子弯,见到躺在地上的程天佑,她一句话也没说,直接让同来的人将他扶上了车。  

     她将一沓钞票放在我掌心,说了声谢谢,径直开车离开了。  

     我跟小九说,魏家坪的天很蓝,水很清,草很绿。  

     小九接着补充了一句,人很傻。


本期主播|曾晶晶

END



编排 | 王婷

 剪辑 | 蒋京煊

阅耳工作室

【阅耳】

是一五声控室旗下的

有声小说板块

播出时间:每周三晚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