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马拉雅音乐fm交流群

粉墨陶情录之四姜骏

一尘阁夜语2019-02-12 10:34:37

粉墨陶情录之四姜骏

 

网络上戏曲的传播近十几年来几乎是呈几何式增长的,尤其是自媒体逐渐成熟以后,交流越来越方便。作为第一批戏曲网民之一,我还是很欣慰地看到这个局面的。不过说起网络戏曲资源的集大成者不能不提两个人,一个是“北溟乘海生”刘鹏,当初他用电脑连随身听录了众多的选段并建立了一个ftp供大伙免费下载。时至今日,许多网上挂的录音标签里都有“北溟乘海生”的字样,跟防伪标志似的。单看他那“236.net”的邮箱就知道里是有多悠久了。

 

刘鹏可以说是承前者,启后者就是本文要说的姜骏了。

 

姜骏是北大的毕业生,好像学的是化学。原来曾经去他的实验室找过他,总觉得他身上有一股淡淡的药水味儿。当时我们都在“水木清华”的BBS上闲聊,其实那时候大伙的ID都挺禁琢磨的,我的没什么意思,就是“shechuan(涉川的拼音)”。像柳攀兄的是“database”,现在我也不知道什么意思。周凯的则是“dxmzhk”,他自己说是“大戏迷周凯”,没过一天就被我们叫成了“大熊猫周凯”。还有一位贤弟的更悬,“ssklx”,怎么都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后来他告诉我说是“圣手昆仑侠”,看来是评书听多了。而姜骏的ID是“CZ”,就俩字母,所以显得很高深。因此在很长时间里一直到现在,说“姜骏”不太有人知道,说“CZ”则大名鼎鼎。后来他解释了,他是常州人氏,“CZ”是常州的意思,不是南方航空。

 
央视《实话实说》曾经采访过他们,

从左至右:崔永元,尹航,刘鹏,姜骏,曹悠,李京。


我们的第一次见面很有意思。聊了好长时间以后,有一天,好像是个夏天,清华的京剧队应该在暑训,我去找他们玩。临行前我在BBS上发了个贴子问还有谁去,姜骏回话说他也想去。我们就约定在清华西门见面。等我到清华西门的时候,电话响了。一个波段很高的嗓音传了过来,十分出乎我的意料,以至于他第一句话说的是什么我都没听清楚。简单说明了我的位置,我突然听他说了一句:“哎呀,马上就要见到‘京门浪荡客’了,真有点激动。”当时给我弄懵了,我有那么大号召力么?还能让人激动?不一会儿,他推着一辆半新不旧的自行车就过来了。这倒没什么新鲜的,清华北大院里新自行车一般都活不到天亮,所以基本都是旧的。他穿着也很朴素,很符合一般理科生的精神风貌。相貌高古,有点化外高人的意思。我一般都比较相信“奇人一定有奇长相儿”,所以也没什么意外的。把他的自行车塞进我车的后备箱,我们就兴高采烈地找别人玩去了。

 

说到这儿还没有涉及他为什么是“启后者”。原因很简单,刘鹏毕业了,所以他的FTP就永久的关闭了。这对于广大戏曲网友来说不啻于如丧考妣的大事,很长一段时间大伙都在想尽各种办法打听刘鹏的FTP什么时候重张。而就在这个时候,姜骏勇敢的站了出来接过这个重担,接手了刘鹏的所有资料,继续为大家服务。况且姜骏还不满足于仅仅是䞍现成的,他又继续发挥主观能动性,在网络上继续搜集整理。以前刘鹏的资料都是音频,他又加入了一些,并且开始搜集照片和剧本,一下子成了我们的百宝囊。时不常的给他QQ留个言,要点什么。后来我嫌太麻烦,索性拿个移动硬盘直接找他去考。不过我可没有他那么勤快,这都十年过去了,有的文件夹根本就没打开过。可能这就是人的惰性,没有的时候抓心挠肝的想,等有了便弃之如敝履了。

 

姜骏这么多年一直是以研究者的身份出现的,我印象中只见过他两次登台。2004年的夏天,我在清华攒了一场“杨家将专场”,开场是张懿璇和尹航的“坐宫”,中间是李龙和张甫萌的“七郎托兆”,大轴是我的“洪羊洞”。孟良、焦赞是特邀的李凤福和朱德戎二位老师。当时的龙套主要是清华京剧队的同学们,可是算来算去少了一个鬼卒。正好他送上门来了,我就动员他一块玩玩。跟劝一贯道似的说了半天,他终于同意了。我当时就差说:“你看你这长相,来这个多合适啊。”不过幸亏没说,要不然就砸了。

 
当年演出的截图,左边第二个是姜骏。


还有一次是胡畔小妹唱《打龙袍》,姜骏来了个陈琳。拄着拐杖,甩着云帚。就是那两步走有点别扭。跟花会似的。

 

这两次演出孰先孰后我是记不太清楚了,不过姜骏老板的舞台首秀肯定在其中之一。

 

后来呢因为工作见面的机会就少了,偶尔夜深人静的时候在QQ上还能聊两句。有一回聊起了当初一块玩儿的朋友们,如今多半都变成了“网友”,很多俗事缠身也很少凑到一起玩了。姜骏突然来了一句:“目前看来,我们都已经是生活在传说中的人物了。”到底是博士,出口就是文章。

 

后来姜骏在京剧研究者的不归路上越走越有起色。不仅追随刘曾复和吴小如二位耆宿受益良多,而且和现在的诸多研究者们也过从甚密。俨然成了新一代的领军人物。

 

姜骏为人有几大特色,第一,低调。不管什么时候什么活动,基本属于随班唱曲,很少像我等一样逸兴思飞,大塔旗杆一通抡。而且不管见到谁都是拱手相迎,有时候弄得我们都挺不好意思的。

 

第二,他很耿直。这也许是跟他理科出身,习惯了一是一二是二有关。有一次,某组织在清华举办京剧活动。按说都是互相帮助的事。清华京剧队尽地主之谊做的也很好,没想到那拨人来了以后,一百二十个不合适。正好姜骏在一边,给他一顿数落。姜骏也没说什么,等他们走了,一转身就把指路牌给撕了。事后他跟我们一说,我们都支持他这无声的反抗。不过那哥们也挺会挑人,要是换成我估计活动就办不成了。

 

还有一件事,有位“专家”总在网上显能耐,关键自己经师不到,学艺不高,显着显着就漏兜了。以至于我们总拿他当笑话看。而姜骏则不然,好几次仗义执言,指出他的错误。最关键的一点是,他俩好像还认识。

 

第三,记性好。现在不管是后起之秀,还是我们这帮久经河洛之士。一说起原来的什么事,时间地点人物,起因经过结果,都得向他扫听。堪称是活历史。我一度怀疑他是不是找个小本一边参加活动,一边做笔记。将来再一个一个找我们算账。

 
王玮贤弟跟姜骏吃饭,好像离我家不远,居然没叫我。


虽然现在他跟我上班离的很近,每次我去超市都要路过他单位门口,但是我们也很久没有聚过了。偶尔他有大作出版,还会送我一本学习学习。若干年后,我估计也会以认识他为荣了。


————————————————————————

往期精选:

粉墨陶情录之一胡越强

粉墨陶情录之二程滨

粉墨陶情录之三庄京武

那些老年间的芝麻谷子

怡薰同沐录之四李少华

怡薰同沐录之五魏以刚

怡薰同沐录之七尤海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