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马拉雅音乐fm交流群

官场微小说:写稿子的小蔡

黑幕2019-02-10 15:20:23

追寻真相、重大事件,全在这里首发!


作者:老秘


新省长讲话稿炼成后,


他下岗了,问题出在哪里?


朋友圈里有不少给领导写稿的,这活儿不好干,很多人失眠、脱发,早生华发,愁啊!


有位老兄自有一套:


1、给领导写稿,不能太深,因为这是给领导看的;


2、也不能太浅,因为这是给领导看的


3、还有,不能太完美,要故意留下一些容易发现的错误,要不领导看了改什么呢?

这就是分寸。


领导没有可改之处,你就惨了,就如下面这位小蔡。


在机关混,没一点才,让人看不起;太有才,也麻烦,不信请看:


1


省里来了一位新省长,要求政府研究室起草一篇谈本省经济发展思路的稿子。


主任把它列为头等大事,等不及分管副主任出差回来,直接召集综合处开会。


主任强调,省长上任伊始,就布置如此光荣、如此重要、如此意义深远的任务,体现了省长对经济工作高度重视,对研究室充分信任。


我们一定要精心准备,排除万难,写出一篇有很高政策水平、很强战略意识、很好指导意义的文章,全面准确生动地展现省长对全省经济工作的统筹和决策。


综合处负责给省长写稿子,处里就三个人:处长、小蔡和小王。


本来还有个老刘,公认的大笔杆子,资历比主任还老,不求官、不图钱,就是埋头写稿。


他的稿子研究室里没人敢改,也没人改得起,因为省长就认他写的。


上个月,老刘退休被返聘到省委党校《理论动向》编辑部,从主任到副主任,再到处长,都长出一口气。


小蔡去年从省经济产业研究院借调来,在地方挂过两年副县长,一次参加省经济政策论坛,被前任研究室主任看中,把他推荐到研究室,准备接替老刘。


老刘走了,处长让小蔡先拿初稿。


小蔡周末把自己关在办公室,梳理近些年研究心得,拿出洪荒之力,一气呵成一篇稿子。


稿子交上第二天,处长把小蔡叫到办公室,痛心疾首地说:


站得不高、看得不准、谈得不透,要调整充实改善提高。写稿子要讲高度、讲深度、讲广度。


什么是高度?


就是党的十八大、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省委全会精神;


什么是深度?


就是中央对当前形势的分析和判断;


什么是广度?


就是既要分析国际形势,又要分析国内形势;既要分析经济问题,又要分析社会问题;既要有理论,又要有实践。


处长顿了顿又说:


写稿子不能学老刘啊,他写的东西不行,尽是大白话,亮点、高度等就是写不出来,你注意没?省长用老刘的稿子讲话经常脱稿吗?


省长跟老刘是战友,对他有感情,咱没话说。来了新省长,不能再用老刘那一套,那会砸了咱研究室的牌子啊!


处长拿出平常开会记笔记的本子,翻了几页接着说:


写稿子要按照主任的要求,处处闪耀四个全面发展战略的光芒,处处体现和中央保持高度一致的自觉性、主动性和坚强性,处处体现我省对中央重大方针的理解和贯彻。


什么是准确理解,什么是贯彻落实?就是凡是中央说的,我们要坚决地说;凡是中央没有说的,我们要坚决地不说。


不知道我说清楚了没有?


处长念完本子上的话,把修改后的稿子给小蔡。


上面密密麻麻全是各种记号,处长改得那叫一个认真,增了很多字,删了很多字。


小蔡定睛一看,增加的字很眼熟,都是中央、省里文件里的;删去的字也眼熟,都是小蔡自己平时总结提炼的观点。


小蔡原原本本按处长的意见誊出一个新版本。


2


处长阅后,很满意,说:这样才对嘛!字数多一些不要紧,没有量的保证,怎么能有质的保证?领导管的面宽,不多写一点能行吗?要替领导考虑周全。


副主任听了处长的电话汇报,提前结束考察,赶回研究室。


他神情凝重、严肃认真地指出:


你们前期做了些工作,很辛苦,可方法不对头呀。你们以为这只是一件写稿子的小事吗?


不!这是全面谋划我省未来经济发展的大事!是关系农业、工业、服务业,以及经济运行、财政金融、体制机制改革,以及全省几十个市县区,几千万老百姓吃饭穿衣、脱贫致富、实现中国梦的大事!


就凭你们几个人,坐在办公室,不看书、不看报、不看材料,怎么了解各地方、各系统、各战线的情况?


副主任语气坚定地说:


写稿子不能学老刘啊,他每次就跑几个点,搞点道听途说的东西,不开会、不讨论、不汇报,以偏概全、闭门造车。


搞研究,要集思广益,决不可偏听偏信,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部门,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资源,发动一切可以发动的力量,收集一切可以收集的材料。


要给各地区、各部门、各战线发通知、要材料,这样才能知道干部想什么,专家想什么,工人想什么,农民想什么,老百姓在想什么。


对了,材料要统一格式,统一印刷,装帧精美,作为附件,一并报送领导。


还有,材料就是竞争力,材料就是生命线,要像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爱护这些材料,没有经过组织允许,不能把自己的眼睛送给别人用。


看到处长啄米似的连连点头,副主任心情更加澎湃、表情更加丰富、声音更加洪亮、动作更加有力:


当务之急,是要做方案。


方案是指导起草工作的灯塔,是统一思想行动的纲领,是体现工作态度、工作方法、工作思路的载体。


没有好的方案,就没有高效的工作,就写不出有分量的稿子。还要写工作日志,详细记录每天开了哪些会,做了哪些工作,取得哪些进展。


别忘了,工作日志也是成绩,也是战果呀。


3

在副主任亲自带领下,大家夜以继日讨论修改工作方案,特别是对这项工作的意义,有了越来越深刻的认识。


刚开始发现只有两点意义,后来发现有三点,最后发现其实是五点。


其中两点隐藏很深,但最终还是被副主任和处长的慧眼挖掘到了。


在这些重大发现激励下,在副主任、处长的启发教育和指导帮助下,小蔡、小王奋力拼搏,拟通知、发传真、打电话、调格式、做封面,口干舌燥,暴风骤雨般地忙了5+2天零23个小时59分58秒,终于整出30万字的材料汇编,2万多字工作日志。


副主任指示,要发扬食不甘味、寝不安席,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吃苦、特别能奉献的精神,用一个晚上阅读材料、消化吸收、总结提炼,用心去读,去思考,第二天就要把精髓用到稿子中去。


第二天,大家面对投影,正襟危坐,每人面前厚厚一摞书和材料,共同聆听副主任口授修改。


副主任久经沙场、身经百战、逢句必改,看到小蔡、小王有点不解的眼神,副主任答疑解惑诲人不倦,写这种高层次高水平的稿子,每个字、每句话都要有来源、有依据,所以要海纳百川、广收材料。


如果以为可以照抄照搬就错了,绝对不能因循守旧,更不能抄袭剽窃。

怎么办?


副主任用右手画出一个大大的问号,然后有力地向前一挥:


第一是同义替换,把“促进”改为“推进”;


第二是乾坤挪移,把做法当成绩讲,把问题当形势说;


第三是顺序调换,前面的挪到后面,后面的提到前面;


第四是抽象概括,凡是讲招商引资的抽几句汇在一起,凡是讲产业集群的选几放在一段。

如此写法,流水作业,又好又快。


在副主任的哼哼诱导和处长的热烈响应下,稿子修改工程稳步推进,虽然经常出现顺了前面后面翘起来,顺了后面前面翘起来的问题,但领导亲自动手,大家群策群力,经过连续两天大会战,一篇新稿子,终于诞生了。

副主任和处长一刻都不耽误,亲自给主任送去。


4

主任主持开会,他充分肯定前段时间在副主任和处长带领下取得的工作成绩,指出综合处在工作思路和方法上有新的提升,要总结和推广。


对稿子的修改,他高屋建瓴地指出,要增加几句体现全省人民斗志昂扬战胜各种自然灾害的话,体现全省人民紧密团结在党中央周围,成功应对国际金融危机的话,体现我省工作得到中央肯定、群众拥护、国际赞誉,当前正处于历史上最好时期的话,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更加接近实现小康社会。


主任语重心长地指出:写稿子不能学老刘啊,谈起问题头头是道,对成绩进展视而不见,成绩和问题永远是九个指头和一个指头的关系,是主流和支流的关系,这是写稿子的基本原则,是不能越过的红线。


当副主任和处长诚挚地表示对稿子还有些吃不准,还迫切需要主任指导时,主任一面恨铁不成钢地叹息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放心退休,一面慢条斯理地点拨说:


写稿子求的是什么?是领导认可;


领导怎么才能认可?要想领导之所想、写领导之所做。


新省长在原来工作的地方政绩突出,发展高新科技、推进国际化抓得有声有色,我们要像植入广告一样,润物细无声地把这些体现为我省的新的发展思路。


我们虽然是个穷省,人穷志不短,也要发展高新科技,也要推进国际化。


主任讲到这里,副主任和处长同时发出绝对来自内心深处紧靠灵魂地方的欢呼:高,领导所见就是高!我们都忙糊涂了,咋就是想不到呢?主任,您抽支烟。


稿子由主任最终审定后,报给省长,研究室暂时恢复平静。


过了两天,退休的老刘回来拿他办公桌上的东西,无意中看到小蔡起草的那篇初稿,说《理论动向》缺稿子,要不就给他带去吧,总比浪费了强。


小蔡觉得不太合适,但老刘的脾气他也知道,就稍微改了一下口气,署上笔名给他了。

又过了几天,省长批示来了,有两个,一个批示在研究室上报的稿子上:此文暂不用;另一个批示在《理论动向》上,要求研究室阅研此文章,其实那就就是小蔡那篇。

接下来几天,研究室弥漫着一种不寻常的诡异。


过了半个月,小蔡借调一年到期。


主任找小蔡谈话,轻言细语地说,研究室编制有限,好几个领导都打招呼要推荐人来,我也为难啊。要不,你还是先回去,等以后有了编制再调进来。


小蔡对这个结果已有预感,回办公室收拾东西,看到老刘空下来的桌子,不禁想起他的说过的一句语录:“写稿子看似简单,可不是简单的写稿子啊,年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