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马拉雅音乐fm交流群

有声读物 | 安居黄岛

家在黄岛2018-11-12 13:31:21

J

JIA ZAI HUANG DAO

|   家在黄岛   |





有 声

读 物




生于关中,从戎于西北,在花甲之年退休时,我从陇地举家东迁,落户青岛,因为孙犁说过:“青岛,这是世界上少有的风光绮丽的地方。”好地方人稠,青岛属于好地方里的“白菜心”,繁华市区里自然是难进去的,于是,新家就落在青岛西海岸的黄岛上。

  

初来乍到,引荐的朋友介绍:黄岛以前称作“荒岛”,目下属于经济开发区,现在房价不高,千多元就能买到好房子,你们家贷款按揭,能够接受。过上几年,这里很快就会繁华起来的。东迁之前,我对此有精神准备,朋友是个实诚人,他说的这些,我信。

  


黄岛与青岛之间隔着胶州湾。住了几年,我发现问题渐渐地冒了出来。从我们家去青岛,过海须赶到30里外去坐轮渡,轮渡半小时一班(海上航行40多分钟);一旦风高浪大,或者海上起雾,为安全起见,轮渡就停运;本来也可以坐汽车从高速公路绕道赴青岛,多耗些时间罢了,糟糕的是,雾大之际,高速公路为了安全,也封闭禁行。

  

儿女的工作单位都在青岛那边,节假日逢到天候变异,回不来就回不来罢。最令人懊恼的是,常有经年未见的老朋友自远方来到青岛看望我,而风雾天气一连延续五六天,车船俱停,我们过不去,人家也过不来,近在咫尺又相隔千里,互相沟通只能是抓住电话不放。我那些从云南、成都、湖南、兰州来的朋友,好几起就遇到过这等意外天候,朋友旅行,又不能在青岛长住……这情景该多么憋气噢。青岛、黄岛之间往来受阻,一度被戏谑为“青黄不接”。刚迁居时,朋友也向我提示过,我怎么就傻乎乎不当回事呢?

  

我家就近是唐岛湾公园,湾里的水域面积10平方公里,被誉为“海上西湖”。湾的西侧与黄海连襟,其余三面全部用灰白色大理石砌裹,石砌的台阶规整如画,纤尘不染。初砌成的第二个冬天,我独自散步转悠,看见一位身着崭新环保服的中年妇女将长扫把搁置在脚边,自个儿斜躺在僻静、向阳的石阶上晒暖暖、打盹儿,其形象富态、雅逸,让我联想到《红楼梦》里的史湘云了。待我从远远的湾对面转悠回来时,上涨起来的潮水趁她与周公相会之机,便将那扫帚悄悄地舔到湾里去了,漂摇浮动于水面,好在是离岸不甚远,几只海鸥展翅低旋处,只见她伸长竹竿,猫着腰不慌不忙地进行打捞……公园初具规模,没有游人,安恬静谧,黄海野性的海潮在这里与睡梦香甜的环保女士开个小小的玩笑,逗趣儿罢了。


  

前面说的都是往事,近年来,黄岛前进的步伐实在惊人。

  

我家迁至黄岛的第10个年头,青岛至黄岛的海底隧道正式开通了!这条隧道昼夜不息地修建了三年,其总长为全国第一,隧道下潜最深的地方在海平面之下82米处。在当时,这可不是国家建设中的一桩小事。自2011年6月28日这一天开始,“青黄不接”的历史被彻底勾销了——从海底穿行只需6分钟,就可以从黄岛这边钻到青岛那边。众所共知,青岛那一边风光绮妮,而这一边,有沈鹏题字于巨石的美不胜收的“金沙滩”,号称“亚洲第一滩”。孙犁老人当年是来过青岛,可他压根儿就没有听说过这么个神奇的所在。隧道开通,黄岛旅客遽增,旅者归去后到处传扬:“旅行不去黄岛,就等于没有去过青岛。”

  

黄岛之沧桑巨变,于我是亲身感受到的。18年前,这里新起的楼房有限,也不甚高巍,从我家晾台上,随便就能望见碧波粼粼的黄海。有一天中午,我和一个西宁来的朋友倚在晾台上,面海闲聊。

  

我说:“这里环境是不错,可我的月工资比西北少了600元。”

  

朋友一扬拇指:“那些钱在西北是地区补助。600元嘛,现在在哪里能买到这么新鲜的空气呢?你们一家人买氧气了嘛,值!”

 

 

现在呢?我家四围30层的高楼是一排接着一排,最高的超过50层;要观黄海,你得登上高层去。我家所居的六楼,陷落成了一个洼地。那时节,黄岛是拟开发,先修路,纵横交织的道路两旁栽植梧桐,我们来时,梧桐胳膊粗细,近些年风调雨顺,长势葳蕤,现在伸开一条膀臂,是无论如何也搂不住树身的了。

  

黄岛又称凤凰岛,金沙滩的雕塑,就是一尊金灿闪亮的凌空飞凤。经常穿越海底隧道,我虽不会吟诗,却也难抑眼目前景物巨变带给我的激动,总想捏弄上几句:“老鼠会打洞,伎巧属本能;幽窟晦且狭,蛇虺袭其成。改革开放日,华夏显神通。海底穿堂过,老龙起叹声。”黄岛的文化刊物《西海岸》想刊用这首歪诗,我感觉实在是拿不出手,便删改、修饰,题作《凤凰岛隧道素描》。敝帚自珍又不肯轻掷于海波,且附于下:

  

海波隔青黄,自古路难行。

今朝启隧道,天堑一线通。

人力夺造化,铸凿三年功。

钻地几十丈,越海瞬息中。

晶明莹澈道,和畅快哉风。

进隧车投梭,出海龙奔腾。

轻鸥戏皓月,巨舰逐长鲸。

长虹贯地脉,金凤鸣苍穹。


注:原文已发2017年10月14日《光明日报》

杨闻宇,西安人,现居黄岛。1969年毕业于西北大学中文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有散文集:《灞桥烟柳》、《白云短笺》、《野旷天低树》、《江清月近人》、《日月行色》、《绝景》、《大风起兮云飞扬》、《不肯过江东》、《绝调重弹》、《风来浪也白头》、《沉吟大风歌》、《只有香如故》等;报告文学集:《罗盛教》、《不惑的人生》、《丙子·双十二》、《圣地风景》、《红色婚姻档案》等;长篇小说:《西安事变》;长篇纪实:《近看西安兵谏》于2012年4月中央党史。

主播潘龙,中学教师。有“驴”一般的品质:温顺也不乏暴躁,勤劳却又聪明的不明显,没权缺钱寡言,时常“技穷”,唯有“上下而求索”。

 

投稿:jiazaihuangdao@163.com

主编:jing1qiu(静秋)

排版:jing1qiu(静秋)

摄影:刘淮玉


长按二维码关注家在黄岛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投稿须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