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马拉雅音乐fm交流群

《帝妃无双》有声小说连载 | 第七章 故人相聚计中计(下)

满城烟火2018-12-05 15:57:03


(点击即可收听)


(以下为正文)


《帝妃无双1》

第七章 故人相聚计中计(下)


“无双,既然这个道理你懂,你就跟我一起离开吧。”皇甫睿翀心疼地看着她,这话他本来不知如何说起,既然她什么都看透了,他也不必再藏着。拓跋飏想用凌无双钳制皇甫睿渊的想法这般明显,他怎么能不心疼她?


“我是翾国的公主。”凌无双的语气里带着几分傲气,亦带着几分伤感。


即便公主的名位赋予了她许多无可奈何,但她从来不会嫌恶这顶桂冠。普通的百姓,尚且知道维护自己的家族荣誉,她亦毫不例外。但她无法不伤,命运蹉跎,让情之一字变得千难万难。


“拓跋飏野心勃勃,他能利用你引皇兄出兵,就能用你换取更大的筹码。”皇甫睿翀不禁又急又怒。


“我知道。”她怎么会不懂,从拓跋飏坚持要娶她那天开始,她便懂了。


“不,你不知道,你什么都不知道。”皇甫睿翀努力压低的声音激动得有些拔高。


“你指什么事?”凌无双察觉出他的语气不对劲,追问道。


“皇兄最近独独宠幸一个从周国皇宫掳来的扈达舞姬,听说便连这次出征,也带了她同行。”皇甫睿翀心疼地看着她本就惨白的脸色越加难看。


可是,再残忍,这都是事实。他来这一趟,就是希望她能看清这些事实。


她缓和了好一会儿,才轻舒了口气,冷静地看着满眼痛惜的皇甫睿翀,问:“你怀疑那个舞姬与拓跋飏有关?”


他们都了解皇甫睿渊,就算是他再爱一个女子,也不会如此大张旗鼓的带一个女子出战。


“我听幻影说,你皇兄当初为了救被囚在周国的惜儿,在显国抓了一个扈达女子,与周王交换了惜儿。”皇甫睿翀将自己知道的一一道出。


“能让周王情愿放了皇嫂的人,想必一定是个很重要的人物。又恰巧都是扈达的女子,是以,那个女子很可能就是睿渊如今的宠妃。”凌无双压下心里翻涌的情绪和疼痛,冷静的分析。


皇甫睿翀担忧地看着她:“无双,你应该很清楚皇兄对你的感情,如今他带着这个所谓的宠妃出征,只怕是为了找拓跋飏换回你。” 


凌无双苦笑,难道女人的命运一定要由男人决定吗?


“皇兄想要的从来不会放手。”皇甫睿翀轻叹:“无双,跟我走吧。我知道你不愿意再回到皇兄的身边。因为你爱他,所以你不愿意看他左拥右抱。因为你知他想一统天下,所以你害怕看到他残害你的子民。你是个骄傲的女子,你更加无法接受你的夫君亲手将你奉送给他。”


他的一番理解和体谅,让她顷刻泪流满面。原来这世上还有一个人,将她看得如此透彻,为她想得如此周到。可是……


“你既然懂我,你应该知道,我情愿羞辱过后,死在拓跋飏的面前,也不会出逃。那样会连累了我的国家,我的子民。”凌无双抬手抹掉脸上的泪水:“睿翀,你走吧。别再管我,带着幻影去过纵情于山水的无忧日子。把我没能实现的心愿,一并也实现。”


“你都不幸福,你让我如何幸福?”皇甫睿翀苦涩的轻笑,他的喜怒向来都只为她。


“你就当为了让我幸福,以后都不要再出现在我的生命中,我不希望拓跋飏看到了误会。”凌无双用最无情,最伤人的话,想要逼他远离。


“如果这是你要的幸福,等幻影回来医好你的伤,我便离开。”他知道她说的是反话,是为了逼他远离这乱世,但他依旧不舍得逼她。


命运已经给予她太多的苦难,他不希望她再为了他心疼。


“若是你有机会见到睿渊的话,帮我告诉他,若是他还顾及昔日的情分,不想逼死我的话,就不要再以我的名义而战。”她的声音很轻,语气却透着决绝。她不想做千古罪人,红颜祸水,她只想简简单单的活着,站在远处望着,想着那些自己爱的人。


她抹了抹眼泪,转身静默地做着手里的活,不再开口。


他从旁看着她,亦不再出声。他懂她的隐忍,她并非对他冷漠,她只是怕再说下去会止不住泪,无法再坚强地走下去……


凌无双准备好午膳,便领着素月离开了厨房,并未多做停留。


故人相见固然难舍,但冷静如她,自是清楚留恋只能伤人伤己。


她轻手轻脚地回了房间,将食篮放在桌子上。


她进门时,拓跋飏平躺在床上,双目紧闭,似还在睡觉。


她低头看了眼床边龙靴的摆放位置,已经可以肯定,他刚才定是出去过。


难道,那个丢石子的人当真是他?


心里有些异样的感觉滑过,她稳了稳纷乱的气息,走到床边坐下。


“子慕。”她压低声音,轻轻推了推他:“起来吃点东西再睡。”


还闭着眼的人忽然抬手扣住她的腰肢,将她扯倒在他的身上,圈进怀中。


凌无双刚一张口,他便以唇封住她微张的唇。他的舌迅速攻入她的檀口中,热情得好似能融化冰山一般,吻得她不知所措。


她隐约觉得,这会儿的他是愉悦的,似乎与之前有些不同。至于到底哪里不同,她这会儿被他吻得头昏脑涨,又有些说不出。


她正迷迷糊糊,他的大掌已经滑进她的衣衫里。她大惊,去拉他的手,奋力地挣扎。


他因她的反抗而不满,狠狠地咬了一下她的唇,才松开她的唇,不满地问:“怎么?就这么排斥孤王碰你?”


“我……”凌无双脸红心跳,咬咬牙,低着头,声如蚊鸣般说:“我的身子不干净。”


话一出口,她真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自己刚刚说的是什么话?就好似在暗示他,等身子干净了,便可以与他行房了一般。但愿人丢了,目的能达到。还未大婚,就先同房,她又岂会愿意?一想起身子不干净这事,她不禁蹙眉,她记得素月说过,莫邪带她回来那日,素月给她换衣服的时候,就发现她来了葵水。


算一算,如今已有八日了,怎么葵水还没完?该不是她的身体不单单只是虚弱,还出了其他的问题吧。


拓跋飏眸色微滞,坏坏一笑,贴近她,在她的耳边暧昧地说:“如果孤王说孤王不嫌弃你,可以将就一下……”


他的话音还未落,她吓得赶紧去推他。


抬眼间,见他满眼怒意,似在不满她的拒绝。


她小心地打量着他,正想着要如何解释时,便听某人愉悦的大笑起来。


“不许笑。”凌无双也来了脾气,愤怒地瞪着他,哪里有人这般喜欢取笑人的。


“好,不笑。”拓跋飏勉强憋住笑,看着怀中羞得俏脸通红的人儿,看着看着,含笑的黑眸便认真起来:“无双,当真想一辈子跟着孤王,不再为心里的那个人争取一回吗?”


凌无双眼中的窘迫僵住,缓缓抬头,震惊地凝视他片刻,忽然嘲弄的笑出了声。


“大王把无双按在怀里,又摸又亲的,却问无双要不要为了其他男人再争取一次。难道不觉得这话好笑吗?无双在大王心里就是这般轻贱之人吗?”凌无双缓和了一下激动的气息:“还是说,大王希望无双回到皇甫睿渊的身边,好换回某人?”


她这话本是试探的话,却见他闻言脸色刹变,一切疑问便瞬间有了答案。


他的怀抱明明还是暖的,但刚刚还大笑开怀的人这会儿神色已经冷得好似腊月的天气。


“你知道了什么?”他紧紧地盯着她:“还是说,有人告诉了你什么?”


“需要别人告诉我吗?”她神色淡定,唇角溢出一抹清冷的笑:“天下皆知,皇甫睿渊带着宠妃出兵,招摇过市,生怕谁不知道他宠幸了一个从周国皇宫里俘虏来的低贱舞姬。”


她故意咬重“低贱”两个字,就是为了看看拓跋飏的反应。


他倒是没让他失望,神色一冷,染了怒意,虽只是一瞬,却仍是被她看到了。


“大王想要用无双换她回来吗?”凌无双声音微颤,心口刺痛。她拼尽全力的想要挣脱命运的操控,她不甘心就这样成为男人之间争夺的筹码。


他没有否认她的质问:“你觉得孤王会吗?”


沉寂的床帏间,他们贴得如此近,甚至能感觉到彼此的心跳声,却读不懂对方的心。


“用膳吧。孤王饿了。”他抱着她起身,拿起床边的靴子套上,向桌边走去。


她自嘲而笑,笑自己不理智,怎么会笨到问他这样的问题。


收起不该有的情绪,她跟着他走到桌边,将食篮中的饭菜拿出,温声道:“大王请用膳。”


他看着她唇角的浅淡笑意,忽然觉得心里发堵。


明明已经几个时辰没有进食,不久前还饥肠辘辘,这会儿拿起碗筷,却总觉得旁边有双幽怨的眼正盯着他看。他勉强吃了两口饭,亦是如同嚼蜡,难以下咽。


最后,只得撂下碗筷,起了身:“孤王还有些事要找翱王和莫邪商量。”


“好。”她面色无波的送他出门后,腿一软,跌坐在圆凳上。


“公主!”素月扶住她,担忧地道:“奴婢去请军医过来。”


“不必了。”凌无双摇摇头:“你将饭菜撤了,不要让人进来打扰,本宫想歇一会儿。”


“是。”素月扶着她走到床边躺下,收拾好桌上的碗筷,退了出去。


凌无双平躺在床上,茫然地望着帐顶,脑中一片空白,任时间流逝。她很想知道该如何做,才能不被命运愚弄。


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外忽然响起素月急切的声音。


“公主,刚刚有人来报,大王出事了。”


凌无双大惊,从床上坐起,这才发现天已经蒙蒙黑了。


她立刻穿了鞋子下床,拉开门,神色凝重地问:“发生了什么事?”


“奴婢不知,只听说大王是在与翱王和莫邪将军商量要事的时候出事的。”素月回。


“军医去了吗?”凌无双边往外走边问。


“去过了。”素月沉稳地回:“来禀报的人并未说大王的具体情况,只说是翱王派他来请公主的,大王这会儿在翱王那。”


凌无双的眉心越皱越紧,拓跋焰烁又想搞什么鬼?


她带着疑虑,猜疑,直奔拓跋焰烁的院子。


她赶去时,莫邪正面色沉重地站在大厅门口,望着院门的方向。


是以,她一进门,便迎上了他的视线。只是,他却下意识地回避了下。


凌无双不禁又是一惊,莫邪与她的感情她心里有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竟是让他如此为难?


她走到院子中央的时候,拓跋焰烁也看到了她,盯了她一眼,却侧头对莫邪道:“我们走吧。”


莫邪微一迟疑,并未动。


“这事你帮不了她。”拓跋焰烁的语气少有的冷硬。


莫邪的脸部线条紧绷,攥得手指的骨节“咯咯”作响,却还是随着拓跋焰烁抬了步。


两人在与凌无双擦身而过时,拓跋焰烁微顿脚步,轻笑道:“无双公主,我们都低估了你。”


她听惯了他没个正经的话,这会儿听他这般语气,又唤她“无双公主”,她的心里更是疑云重重:“王爷有话不妨直言。”


“呵!”拓跋焰烁嘲弄的笑:“公主莫要忘了本王与公主说过的话,小心聪明反被聪明误。”


凌无双不想再听他的冷嘲热讽,看向莫邪,问道:“大王在里边?”


“……嗯。”莫邪的声音明显哽了下。


凌无双对他笑笑,示意他安心,才对素月吩咐道:“素月,你在这里等本宫,本宫进去看看。”话落,她向屋子里走去。每走一步,心情都会沉重一分。


走过空落落的大厅,她终于在内室寻到了拓跋飏的身影。不算远的距离,她看到他双目轻阖,面色潮红,眉宇纠结,好似很痛苦。


她走到床边坐下,轻声唤他:“大王。”


拓跋飏闻声,缓缓睁开眼,眼底一片赤红,汇成欲望的海洋,吓得她心头一颤。


“无双,真的那么想做孤王的女人吗?”他声音轻喘,明明从下向上地看着她,却给了她一股极大的压迫感。


她有些听不懂他话里的意思,刚想开口,便见他拄着床起了身,粗喘着扣住她的下巴,冷冷地嘲弄道:“你当真以为孤王动了你,皇甫睿渊就会为了你杀得孤王片甲不留吗?”


她拧眉,迎视着他怒火交织的视线。他蓦地将她按倒在床上,大掌毫不留情的向她的衣领扯了去。


“既然你那么有自信。孤王就让你看看,皇甫睿渊到底会不会为了你这个残花败柳,大兵进犯我拓跋。”他不屑的冷嘲,满眼鄙夷地盯着身下的她,曾经温柔的眸这会儿却化成了利剑,直直地扎入她的心中。她还来不及疼,他已覆在她的身上,疯狂地啃咬起她裸露的肩膀……


凌无双虽然还是没有明白过来拓跋飏为何突然这般待她,但也明白了这其中定然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误会。


“我可以解释。”她尽量冷静的出声,想要唤醒他的理智。


可是,肩膀上被他啃噬的痛,很明显在告诉她,他已不想再听她所谓的解释。


凌无双望了眼门口的方向,心中不禁大急,不想惊动外边的素月。


她摸索着握住头上的金簪,对着他的肩膀便扎了下去。


他吃痛,动作略一松懈,她便瞧准时机全身用力,将他从身上推了下去。随即,她一个翻身,从床上翻了下去。


她裸露的肩膀磕在坚硬的地面上,疼得她一咧嘴,还不待她从地上爬起,就听门外响起了素月的声音。


“公主?”


“本宫没事。”凌无双赶忙回,生怕她闯进来,看到自己的丑态。


床上双眼赤红的拓跋飏如猎豹盯着猎物一般,死死地盯着狼狈的她,不急不缓的抬手握住肩上的金簪,蓦地用力拔下,鲜红的血瞬间从那一处喷出。


他却仿佛没感觉一般,随手丢掉手中的金簪,赤脚下床,在她面前蹲下身,睨着她,冷嘲道:“你既然耍尽手段,想要做孤王的女人,这个时候又装什么清高?”


“我没有。”凌无双强忍下眼中的泪水,一口否定他的指责。


再坚强,她也不过是个才十七岁的女子,刚刚险些被他强暴,她怎能不后怕?


“没有?”拓跋飏好似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般:“有人给孤王下了春药,别告诉孤王那个人不是你。”


凌无双一惊,只觉得讽刺,他凭什么一口咬定这样的事情是她做的?


“大王口口声声让无双信赖大王,大王可曾信赖过无双?”她隐忍的泪水在眼中打着转,朦胧了她对他的嘲讽。


面对她的指责,拓跋飏轻笑:“孤王为了快些回来见你,一整日连口水都不曾喝过,只有午膳时,在你那里进食过。孤王听说,那些饭菜都是你亲手所做。那你说说看,孤王体内的春药是谁所下?难不成是你那婢女?”


“不可能。素月不会那么做。”凌无双否定他的猜测。


“那会是谁呢?和你一起在厨房做饭的厨子?”拓跋飏唇角的笑意越发的冷:“要不要孤王将他抓来严刑拷问?也好还你一个清白。”


凌无双的心头狠狠地一震,他发现皇甫睿翀了?还是说,这话没有深意,指的只是那个厨子?她稳了稳心神,告诉自己一定不能乱。


“纵使所有证据都指向我,但我想问大王,我为何要这么做?若是我想,白日在房里的时候,我便可以……”后边的话,她一个女子说不出。


“可以什么?勾引孤王?”拓跋飏替她把没说出的话说完,讥讽的语气带着明显的羞辱。


她一时间脸色煞白,却听他继续嘲讽道:“你既然很清楚皇甫睿渊是为你而来,又岂会猜不到孤王不会碰你?”


凌无双的身子无力地晃了晃,自嘲的轻喃:“原来……原来是这样……”


原来,他所有的亲昵都只是在试探她,试探她会不会用自己的清白去改变局势。


他说得对,早在他要出征,延后婚期时,她就猜到他是忌惮皇甫睿渊。可是,她在为他打了场胜仗后,怎么就忘记了这一点?


泪,无声地从眼角滑落,她眼含怨怒地盯着他,控诉着他的残忍。他要多狠心,多轻视她,才会将一个无情的事实赤裸裸地告诉她。





点击下列 粉红文字 查看满城作品精美壁纸

帝妃无双 | 失宠王妃 | 废弃皇妃

倾城王妃 | 抢单 | 安全感 | 冷宫殿前欢

错嫁罪妃 | 婚后冷战薄情老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