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马拉雅音乐fm交流群

向裘先生讨教:“球”与“球”究竟谁是谁的谁?二马汉字评书第18讲

二马看天下2018-12-05 12:54:10


诗曰:“凡字皆是画,意向画中求。静来常参悟,更上一层楼。”


裘锡圭先生《文字学概要》一书,可以说是集先生数十年之功力的精品力作,要不然怎么能荣获第一届国家图书奖?我记得一次去李学勤先生家中求教,没聊上几句话,先生问我是否看过裘锡圭先生的大作《文字学概要》?我说看过几遍。可见,李学勤先生对裘先生这本书也是倍加推崇的。

我对裘老先生别无他意,只是抱着学习和讨教的心态谈谈自己的看法而已。我觉得,真理不能与名气大小挂钩,有时也可能掌握在名气不大的少数人手里。还是那句老话说得好: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裘先生《文字学概要》一书第178页写道:皮裘的“球”,本字作“毬”(皮球古称鞠),音转为“毬”。“球”字从玉求声,本当一种美玉讲。借“球”为“毬”是很晚的事情,《康熙字典》“球”字下面尚未注出这种用法。现在“毬”已经作为异体并入“球”字。

针对以上书中说法向先生提出这样三个问题:

第一,有什么证据表明“球”的本字是“毬”?

第二,球字是从玉求声的形声字吗?

第三,“球”、“毬”、“鞠”难道含义相同吗?


我认为,判断“球”与“毬”二字谁先谁后,不能仅仅以古籍辞例为标准,古籍中音同意近相互借用的情况比比皆是,《康熙字典》晚出更不能作为判断的标尺,况且《康熙字典》有“受小球大球”(《诗·商颂》)和“天球河图在东序”(《书·顾命》)的记载。而在《康熙字典》中记载“毬”的古籍都是汉代及以后的古籍。这怎么能证明“毬”是“球”的本字呢?

另外,“球”、“毬”、“鞠”三字含义相同或相近,决不能说成是同一个字。比如“毬”与“鞠”也仅仅是含义相同,当为不同地域或不同时代所造,古代通假,故把两个字混为一谈了。即便有些字书中这样解释,也是不足为凭的。即使许慎《说文解字》中解释错的还少吗?

现在回答形声字的问题,我认为“球”、“毬”、“鞠”三字都是有声会意字。


“球”篆文写作

“毬”是个有声会意字,从毛从求,“毛”甲骨文写作

假如裘老先生所说,“毬”是“球”的本字,还真有点说不过去。一个是毛皮制作的软的球,一个是玉石制作的乐器或硬的球,这完全是两回事啊!后来合二为一统一写作“球”已经是很晚的事情了,是非对错已经很清楚了,怎么妄加猜测将“球”的本字说成是“毬”呢?

通过上述分析可知,“球”、“毬”、“鞠”没有一个是所谓的形声字。裘老先生闻之,不知作何感想?(文/范登生)



责任编辑:恬恬


感谢您的关注和阅读,欢迎其他友情组织或个人转载分享。尊重作者,尊重原创,转载敬请注明出处“二马看天下(EMKTXWTT)”,谢谢!


注:二马平台新增加了评论功能,每篇文章的底部都可以进行评论,欢迎大家积极参与到二马评论当中,我们会选择一部分评论在文章里展示给大家。二马期待和大家一起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