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马拉雅音乐fm交流群

《空中书苑》明天起播出长篇评书《薛家将》敬请关注

陕西新闻广播2018-12-05 15:28:07

《空中书苑》


纵观世间万象,细品人生百味

回眸历史风云,感受时代脉动

字字珠玑,跃然耳边

声声传奇,拨动心弦

晚9点至9点30分

陕西新闻广播FM106.6、AM693《空中书苑》

让我们和小说有个约会



长篇评书:薛家将

《薛家将》是一部传统评书。故事发生在唐朝贞观年间,书中主人公薛仁贵是一位家喻户晓的人物。本书从薛仁贵当兵说起,直至薛仁贵身亡。前后跨度五十年,说出了薛仁贵军前的骁勇、君臣的相知、朋友的情义、夫妻的情感,情节感人至深,听后回味无穷。书中塑造了薛家几代人物:薛仁贵、薛丁山、薛刚、薛魁……薛家将个个是英雄豪杰,他们怀有一腔报国之情,赢得了世人的赞叹。

《薛家将》、《杨家将》、《呼家将》等构成了我国通俗小说史上著名的三大家将小说薛家将,就是以讲述薛仁贵及其子孙们的故事为主要内容的系列长篇小说和评书。著名的有《薛仁贵征东全传》《说唐后传》《说唐三传》《薛丁山征西》《薛刚反唐》《薛雷扫北》等。

 



故事情节简介

唐太宗年间,东辽叛反,朝野一片混乱。当此之时, 薛仁贵投军征战。“鞭打独角兽,箭射代里鹏,一箭取天山,走观携带凤凰城……”军中主将张士贵父子将薛仁贵所立功劳记在自己名下,薛仁贵征战十载,功勋卓著,可始终是一名“火头兵。后来皇帝察觉此事,派员察访,仁贵方有出头之日。

到了唐朝中宗年间,朝政清明,国泰民安。皇上传旨:正月十五放花灯与民同乐。太子无德戏弄民女,正巧被薛仁贵之孙薛刚撞见,薛刚“踢死太子,惊崩圣驾”,武则天(中宗之母)下令,抄斩薛家365口,随即篡夺了皇位,改国号“大周”。武则天成为中国唯一的一位女皇帝。

薛刚脱逃大难,保卢陵王李显(武则天次子)到西凉借兵,要灭周兴唐。薛刚屯兵九焰山与周国兵马展开了针锋相对的较量。武则天九打九焰山,她的御儿干殿下白文豹号称“武功天下第一”,薛刚之子薛魁出身将门,师从名家,武艺盖世;白文豹斗薛魁,引出了“金锤碰银锤”,场面惊彩,令人叫绝。




张少佐

张少佐,1962年出生于河北定兴,祖孙三代说书,评书研究所掌门人、黑龙江省曲艺家协会理事。1980年张少佐参加绥化文工团。后师从袁阔成


1989年开始在电台播讲评书,其中评书《大明剑侠》获得"全国交换一等奖"2007815日,国际公平竞赛委员会在北京举行了2007年度国际公平竞赛奖颁奖仪式,国际奥委会名誉主席萨马兰奇出席并亲自为张少佐颁奖。他曾多次在全国故事大赛中获奖。



张少佐对薛仁贵人物赞赏析

只见此人,头戴亮银盔,千锤打万锤针,二龙戏珠美玉衬,双头簪缨上下分,戴上能壮英雄胆,治国安邦会敌人

看脸面似银盆,目如朗星耳有轮,天庭满地格称,牙白似玉红嘴唇;穿一身甲龙鳞,绕目增光冷森森,护心镜如月轮,刀砍箭射不伤身;素罗袍把甲衬,起秋霜压白云,佳人剪女子针,盘龙飞凤秀麒麟;太阿剑龙口吞,剑长三尺惊人魂,削铁如泥不卷刃,鲨鱼鞘上袢黄金,无处找无处寻,论价也能值千金,昔日里张良赠韩信,力逼霸王自刎身;胯下骑马龙鳞,白似雪亮似银,细看杂毛儿没半根,犹如蛟龙窜出海,大将骑它保明君;方天戟冷森森,寒光闪烁惊人魂,连人带马一块玉,好似平地起瑞云,真好比临潼斗宝的伍冥府,又好似长板坡前勇赵子龙。


薛仁贵与薛平贵

在戏曲舞台上,《汾河湾》、《薛仁贵征东》、《薛丁山征西》、《薛刚反唐》等上演的是薛仁贵及其后代的戏。而《王宝钏》、《三击掌》、《大登殿》等戏演的则是薛平贵和王宝钏的戏。戏曲中薛仁贵与薛平贵仅一字之差,背景年代相同,均为唐代,剧情又有许多相似之处。为何在戏曲舞台上会出现两薛并演?二者又有什么内在的联系呢?

经考证史料和走访有关人士,历史上的真实及戏曲中的如何演绎也渐露冰山一角。民间传说薛仁贵之妻有三个名字,《孤本元明杂剧》中称柳迎春,《薛仁贵征东》小说中称其为柳金花,但是晋南蒲剧中却一直用柳英环这个名字。有关专家认为,柳英环在河津市生活了几十年,因此,晋南蒲剧中用的名字应该较为真实。 戏剧及评书中反映,柳英环生活在一个员外之家,属大家闺秀。一次和嫂嫂出游,见家中长工薛仁贵天寒衣单,冻卧雪中,她便心生怜悯,回房取棉衣相赠时,因风吹灯灭,错将父亲赠给她的红绫袄给了薛仁贵。不料,其父发现后认为其败坏门风,要逼其自尽。后在母亲的帮助下和奶妈逃出家门,与薛仁贵在破庙相遇,寒窑成亲。薛仁贵幼年习武,练得一身武艺,每日汾河湾打雁维持生计。唐贞观后期,李世民亲自率军东征高丽(今朝鲜),薛仁贵应募从军。柳英环则在寒窑苦度日月。由于战功显赫,薛仁贵18年后被封为平辽王,衣锦还乡,夫妻团聚。《薛仁贵征东》评书及诸多戏剧中有详细的剧情,《薛丁山征西》、《薛刚反唐》说得是他儿子和孙子的事,人们统称为薛家将传奇

薛平贵与王宝钏的爱情故事大致如下: 相传,王宝钏是唐朝宰相王允的三女儿,她天生丽质,聪明贤慧。到了婚嫁年龄,她看不上诸多王公贵族的公子,却偏偏对在家里做粗工的薛平贵产生了爱意。经过彩楼抛绣球,她选中了薛平贵。不料其父嫌贫爱富坚决不允。无奈之下,她与父亲三击掌后断绝了父女关系,嫁给薛平贵住进了寒窑。后来,薛平贵从军征战,远赴西凉,王宝钏苦守寒窑18年。18年来,王宝钏贫病困顿,挖光了周围的野菜,苦度日月。薛平贵历尽风险,屡遭垂涎王宝钏美色的魏虎暗算,同时也屡闯难关,战功赫赫。后来,薛平贵娶了西凉国公主玳瓒,当上了西凉国的国主。18年后归来,与王宝钏寒窑相会,封王宝钏为正宫皇后,结局圆满。 

薛仁贵,名礼,字仁贵,历史上确有其人,唐朝绛州龙门(今山西省河津市)人,隋炀帝大业10(公元614)农历十月十八日生,唐高宗永淳二年(公元683)农历二月二十一日卒,享年70岁。他一生英勇善战,屡立奇功,官至右威卫大将军兼安东都护,封平阳郡公。他的征战事迹,《旧唐书》、《新唐书》、《资治通鉴》均有记载。

据史料考证,历史上并无薛平贵。但他和王宝钏因何现身于舞台?并且自古以来,多个戏剧剧种都出现了两薛并演的现象呢? 有两种说法。 某年某月已无从考证。山西一富户为母祝寿请戏班子唱《汾河湾》等戏。该戏反映的是薛仁贵和柳英环的事。宾客散后,富户之母问戏班子薛仁贵和柳英环最后的结局,戏班班主说,据师祖相传,薛仁贵因军务在身不敢久留,数日后又别妻回到军中。柳英环常年来生活困苦,疾病缠身,又加之思夫心切,便病逝寒窑。富母听后悒悒于怀,恹恹成病。富子到处求医,百药无效。最后一当地名医探问后得知根由,便说:“心病还需心药医。于是,富子悬巨赏征求薛仁贵团圆的剧本。某文人为不违反历史,杜撰了一位薛平贵,剧名《王宝钏》。戏曲情节大同小异,只是为迎合富母心态,薛平贵登上了西凉国的王位,王宝钏成了正宫皇后,夫贵妻荣。该戏演出后,富母大喜,病也不治而愈,自此,戏曲舞台上便出现了两薛并存的局面。 另一种说法是,薛仁贵后来被封为平辽王,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大部分薛家人也都随薛仁贵从龙门(河津)迁到京城(今西安市)。后来,山西人以当地出了一个薛仁贵为荣,又是唱戏,又是修建寒窑。陕西人历来爱与山西争个高低,认为薛仁贵家人后来一直生活在陕西,却让山西人出尽了风头。他们便也编了一出戏,由于不敢违背历史,于是将薛仁贵变成了薛平贵,柳英环变成王宝钏,一个虚构杜撰之戏便出炉了。 


明天起,FM106.6AM693陕西新闻广播《空中书苑》将为您带来由著名评书表演艺术家张少佐演播的长篇评书《薛家将》,敬请关注收听!

播出时间:晚9~930

网上在线收听及回放:“陕西网络广播电视台”首页点击“听广播”即可。手机、车载广播均可


YeadWX 编辑器

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