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马拉雅音乐fm交流群

穿越回民国初年的潍县沙滩说书场,我们能听到哪些段子?

潍县老事儿2019-02-10 15:32:21

:今日推送曾刊印于1985年《潍坊市文化志资料专辑》、由王进龙整理的《潍县沙滩说书场》,有删节。



(白浪河沙滩大集)。


民国初年,潍县白浪河沙滩市场铺棚栉比,赶集的磨肩接踵,十分热闹。这里历来被人们称之为“专养穷人的金盆底”。民间曲艺艺人为了养家糊口,也都在这里设摊说书,有评词、莲花落、鼓书、梅花调、武老二、竹板书等。


沙滩有两处集中的说书场地,县城东门外、木桥以南(即后来的东风桥、亚星桥)的沙滩是潍县当地人的说书点,另一个在保安桥以北的南沙滩是外地流动艺人说书的集中点。他们的演出场地十分简陋,一般只放一条凳子或桌子,也有的拉一大棚。当听书的人们席地而坐,即开始说书。每逢过节或山会,书场多至十几处。


(说书艺人的艺术形象。)



从清末到“七·七”事变以前,是潍县曲艺发展的兴盛时期。


潍县有名的说书艺人陈柱(约1886年~1 92 6年),潍县油坊湾崖人,出身于一个在衙门当差役的家庭,柱是他的乳名。他父亲早死,十余岁时母亲改嫁,其养父仍是衙门的差役,姓李。他从小随养父当“小厮”,进进出出跑腿听差,随后就在县衙里当一名“散役”。十几岁时李某死去,陈柱“散役”也当不成了,就开始说书为生。


陈柱生性聪颖,性格粗犷,口齿伶俐,善于说唱。他以现实社会冲突、重大事件为题材,自编自唱,很少沿袭一般书词艺人所用的唱本。在演唱形式上近似山东快书,但不同于快书每唱到一个段子后部有越唱越快的特点,而是依据书中情节的发展和词中人的感情来充分运用声调的轻重缓急高低大小,籍以表达感情,渲染气氛。


他在说书时身穿小袄,下穿肥大的便裤,足踏布鞋,内穿洋袜,袜筒提得高高的,头戴礼帽,前沿俯垂,后沿高翘,一身干净利落。开场时,一阵打奏先交待说唱的题目,然后再念定场诗,就行入唱词。唱词通俗流畅,语汇丰富,间有白口,也夹杂着许多歇后语和双关语。声调有高低,有粗细,有轻重缓急,刻画细腻,描绘详尽,绘声绘色,淋漓尽致。他善表演,说唱时运用各种姿态、神色和动作以表达词中人物的喜怒哀乐和内心变化,以及他们的身份、动作,变化万千,抑扬顿挫,使听众婉如亲临其境,历历在目。他汇集各派书艺之特长,自成一家,因之每逢说唱,听众拥挤,过路者也为之止步忘行。散场之后,听众常常迟迟不散,意犹未尽。


陈柱自编的书词有《本身传》、《乱党传》、《乡绅传》,《秋千传》、《龙灯传》、《铁牛传》、《王谜传》、《李咸升砸神传》,《张柱传》、《黄先生传》、《大银榛传》、《三团打四团传》等等。《本身传》是陈柱诉说他自己如何遭受忌恨和迫害以及被捕坐牢;《乱党传》说革命军;《乡绅传》说官府“衙门”被富人把持;《大银榛传》又名《陈刘三十爷传》,叙述了一个外地来沙滩说书的女艺人被地主少爷践踏的故事。《黄先生传》则编排了一个叛卖祖国充当日本侵略军的帮凶——翻译,仗势欺人讹财的故事。

 

后世流传颇广的一首打油诗“白浪河边一只牛,独卧沙滩几千秋。北风凛洌毛不动,甘露细雨汗自流。身边有草难入口,皮鞭绞碎不回头”,就是陈柱自编《牛传》里的定场诗。


陈柱一生贫困,没有成家,却染有不良嗜好。这不良的嗜好更加使他沦落,到后来只好“卖兵”,靠卖身钱来糊口。在第五次的“卖兵”中,从济南军营逃出,在济南岗子说书被军阀拖回用军棍活活打死。



(说书艺人的艺术形象。)


评书艺人双辰(1880年~1925年左右),名陈锡庆,潍县城里人,排行第七,因辰年辰月生人而得名。他为人正直,有一身好功夫,善长拳,一、二十个人不能近其身。1900年5月29日夜,在义和团“反洋教”的影响下,双辰等人放火烧了美国在潍县传教的“乐道院”,烧死两名教徒,烧毁楼房四十二间、瓦房一百三十六间。事后,双辰等被捕。后与议定赔款五万两银子,由县地丁拨款付清后,火案方作了结。


(潍县乐道院老照片。)


一年后,县衙将双辰等释放。双辰开始到白浪河沙滩说书,他口齿清楚,善表演,富有激情,专说一些武侠内容的书,表演真实,干净利落,节奏紧凑,扣人心弦,常博得群众阵阵掌声。人们将沙滩说书艺人的特点编成了顺口溜:  “快双辰,慢圣人;叭叭叭,是田八……”,他以快而闻名全城。常说的书目有《三门街》、《粉妆楼》、《彭公案》、《永庆升平》等。


另外,在沙滩说书的艺人还很多,他们演唱各有自己的特点和风格,但很多艺人在沙滩说了一辈子书,人们还不知他们的名字,只是只用他们的外号来称呼,如:


评词艺人刘四圣人,潍县人,专说《王华买爹》、《三国演义》。特点是节奏很稳,很慢,抑扬顿挫,掌握很好,每句书词交待得很清楚,善于研究听众心里,所以人们称他为“圣人”。


评词艺人蒯老黑,因脸长的黑,人们叫他蒯老黑,潍县东门里人。他念过私塾,因做买卖没有钱,又不甘心给别人当伙计,到沙滩说书。他口齿清楚,表演技巧很高,说书形象化,使人们如临其境。多说《封神演义》、《小五义》、《隋唐演义》、《越公案》、《包公案》一类的书目。


评词演员陈庆,潍县城人,专说《彭公案》。


评词艺人,潍县南屯人。认字很少,但他天资较高,学说书时看不懂书本,他买书让别人念,听一遍就能说,而且表演逼真。以说《彭公案》、<永庆升平》为主。


评词艺人刘万森,潍县城人,中过秀才,专说《聊斋》。拿着书本说书,念一遍文言文,就开始讲解,照书本边念边讲解,人们很愿听。有时很多看不懂《聊斋》的人拿着书本听刘万森说书。


鼓书艺人刘大回头,专唱梅花调,以说《刘大人私访》为拿手好书,另有《王华买爹》等。他说书时回头很长,故得名刘大回头。


武老二演员张六,昌邑人,专说《水浒》、《天千驹》等,表演水平较高。


评词演员老黄,外地人,常年在沙滩说书,他的书目有《西游记》、《济公传》、《王谜》等。


梅花大鼓演员艺名十二红”,女,外地人。据说她说书十二岁时就出了名,得名十二红。



(说书女艺人的艺术形象。)


梨花大鼓演员唐饽饽,女,外地人,在沙滩说书时间较长。说章回小说,小段有《黑驴段》等。


梅花大鼓演员大银榛,女,在沙滩说书的时间比较长,外地人。陈柱编说的《大银榛传》,就是描写她在潍县说书时的遭遇。


女鼓书演员,外号叫定更炮,她嗓门宏亮而得名。很有气魄,她以说《说唐》为主。


另外还有鼓书女演员外号叫薛李威的也经常到沙滩去说书。


当时在沙滩说梨花调的女演员小巧,名鹿巧玲,是来潍说书最受欢迎的女演员。来潍时约十五、六岁,专说章回小说,拿手小段是反映农村风情的《黑驴段》。唱腔婉转流畅,变化多端,表演动作优美大方。后到上海演出的《黑驴

段》等都录制了唱片。


曲艺艺人除了在沙滩说书外,有时也被人叫去家中说书。夏天的晚上有时在城里小十字口、大十字口说书。沙滩说书的当地人,很少到外地去说书,而外地人平时在沙滩说书,也经常到外地赶庙会、山会。


一九三八年一月,日寇侵入潍县城,民间曲艺也受到很大的破坏。女艺人不敢在沙滩说书,一些外地来沙滩说书的艺人也纷纷离开。


从此,沙滩说书的只剩下了几个当地人,为了生存不得不坚持说书,但听书的人已寥寥无几。一九四五年抗战胜利后,许多老艺人去世,沙滩只有四、五处不围定的书场。曲艺艺人收入微薄,难以维持生活。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需经授权。

欢迎赐稿,并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潍县老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