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马拉雅音乐fm交流群

吴维纯:音乐顽童,与友同行

iWeekly周末画报2018-12-05 12:37:36

“远离城市,甚至远离村庄远离水泥和垃圾场,还有曾经最爱的地方......”吴维纯的音乐带给人脱离世俗的温柔安抚。他常说自己是个手艺人,坚持和随性,这两个看似矛盾的特质,在他身上却流动自如。白天他是要求严格的广告导演,晚上他是拉着好友演出的独立歌手。吴维纯在乎的不是世俗的成功,而是与朋友一起创作自己真正喜欢的音乐。



在上海,喜欢去Live house 看演出的人,大多听说过“吴安良”这个名字。其实,“吴安良”不是一个人,而是吴维纯拉着三两好友玩出来的乐队,“我演出的时候都是拉着朋友玩,没有找任何一个专业乐手。”鼓手是吴维纯的大学学弟,同时也是个船舶设计师;贝斯手来自出版业,是个会写诗的书籍产品经理......从小学习古典乐的吴维纯,认为一个人赢得世俗荣耀,是一件毫无意义的事情;现在,他喜欢拉着朋友一块儿玩,在每一场都不同的演出里找到乐趣。


“抛开世俗成败的标准,与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做自己喜欢的音乐。就是我做音乐的初心,同行的人才是我在音乐上最大的乐趣。如果你听懂其中的乐趣,我会很开心,你不懂我也不介意。”吴维纯的音乐发自内心,是跟朋友互相碰撞出的旋律,最终在现场连接你。



坚守初心的人,必定对过去的美好回忆有所眷恋。上海以前有通宵的摆渡船,2016年,因为夜间游客稀少而停运。这条航线承载着吴维纯大学时期的记忆。他的朋友们和他一样,脑子里没有世俗成败,而是装着奇怪的想法与憧憬。那几年夏天,他们都会在轮渡上谈天说地,直到天明。


在吴维纯那首《渡》的歌曲里,充满与友人的欢愉回忆。“写音乐在一开始就是纯粹玩儿的一件事, 它可能来源于你某天莫名其妙写的一段旋律,一段歌词。”旋律透出淡淡诗意,自然流淌出吴维纯对友情的纯真渴望。但更让吴维纯快乐的是,他和朋友在乐队演出之际,一起变幻《渡》的原始味道,一起玩味儿地讲出心中的故事,让听众的情绪随之流动起伏,这才是他心中所追求的人生价值。



要跟友人一起抛开世俗去创作,你首先要有驾驭自由的能力。身为广告导演,吴维纯相信工作没有捷径可走。他花了五年时间的积累与坚持,终于让自己不被朝九晚五所束缚,获得了时间自由。工作中再多的成就,也比不上他和朋友一起开发的趣事:比如突然想去崇明看日出,突然想看上海南面的海,一群人就会随时驱车前往,在夜幕中随心而动;他们也曾经在冰岛浓黑的夜里,把车门打开,燃着汽油收听冰岛当地的爵士乐电台。再多世俗浮名,也比不上跟友人一起,让灵魂自由穿梭在现代社会。


吴维纯并不想迎合世俗标签,他只想抛下这些包袱,与朋友一起嬉戏于创作的深海。他看似一个“不务正业”的音乐顽童,其实比世俗中任何一人要勇敢。如今太多人的生活被虚荣浮华所绑架,而他只遵循着音乐只为爱好的初心,与朋友一起坚守真实自我,为音乐创作出纯粹的韵律。

 

Q =《周末画报》 

A = 吴维纯


Q:兼顾广告导演的工作和音乐爱好,这条道路辛苦程度可想而知,是什么支撑你坚持下去?

A:我在工作中是很有计划性的。对于我的职业来讲,想要玩,必须付出几年痛苦才能得到。要承受这种压力,也是我对音乐梦想有所执着。支撑我走下去的力量不是世俗成功的诱惑,而是与朋友一起追求自由创作的渴望。

 

Q:“远离城市,甚至远离村庄远离水泥和垃圾场,还有曾经最爱的地方......”你心里那个“不存在的地方”是什么样的地方?

A“不存在的地方”其实就是我跟朋友在一起创作的理想世界,在那里没有世俗的干扰,只有自由和真实。我和朋友平时相处就很真实,很放松。我们都不在乎世俗成功,跟朋友一起创作,这才是我追求的乐趣。


Q:回归玩音乐这件事,请问你在音乐上的 “初心”是什么?现在还在坚持吗?

A音乐可以让我和朋友一起构筑,属于我们自己的精神世界,就是我的初心。与志同道合之人在一起,都会拥有我们的圈子,我们的精神王国。我们无所谓是非成败,因为规则由国王来定。更多是在每一次演出中自我思考,以及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探索人生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