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马拉雅音乐fm交流群

【外语教学】“大类招生”意味着,所有专业都没有一年级了!

当代外语研究2019-01-10 15:01:32

作者简介:

郭英剑,博士,中国人民大学“杰出学者”特聘教授;中国人民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研究英语教育、英美文学、文学翻译与高等教育。

联系方式:yjguo2006@gmail.comyjguo@ruc.edu.cn


上一篇专栏文章《“大类招生”后,英语专业靠什么吸引优秀生源?》发表后,引起了业内同仁的高度重视,反响热烈。与此同时,在看大家在网上对这个问题的讨论时,我也注意到,虽然大家已经意识到“大类招生”即将带给我们巨大的变化,但还不太清楚具体会有怎样的变化,其中也不乏对何为“大类招生”一头雾水的同行,遑论对其所带来的变化能有充分的认识了。这其中,甚至包括一些名校中的外语专业同仁。因为即使是在一些目前已经开始实施“大类招生”的名校,外语专业仍然是按照过去的模式在招生,换句话说,外语专业还没有纳入“大类招生”的范围。因此,很多外语界的同行仍然对“大类招生”可能带来的变化没有足够的认识,也就不足为怪了。

今天,我想再次谈谈“大类招生”带给中国高校以及外语专业的巨大冲击。

让我先把观点言尽于此。“大类招生”带给高等教育的三个巨大变化体现在:第一,今后所有专业都再也没有一年级了!外语专业,自然也不例外。第二,在新生入学后第一年的学习中,所有专业需要、也必须开出具有自身专业特色、通识教育功能和对学生有吸引力的课程,唯如此,方能使学生在未来有兴趣去选择进入本专业,从而成为本专业的学生。第三,我们期盼已久、本来应该(最迟)在今年(2017年)上半年出台但到目前为止仍未见踪迹的各个专业的《国标》,包括外语专业在内的《国标》,因为“大类招生”的缘故,实际上也就意味着:他们已经过时了……。

下面,我分而论之。

首先,我们必须清醒地意识到,“大类招生”带给所有专业的革命性变化,最主要地体现在,今后所有专业都没有一年级学生了。这是由“大类招生”的性质所决定了的。所谓“大类招生”,是指按照大的学科门类而不是按照专业分类的方式进行招生。学生入学之后,进入的不是某个学院,而是由数个专业学院形成的“大类”所组成的一个共同体。大家在此共同体中学习,选修课程。课程由与这个大类相关的专业学院提供。

请看今年(2017年)南京大学实行“大类招生”后的状况。据报道,南大绝大部分的2017年本科新生,进校后不再按“学院”划分,而是将院系之间的“划分”打通,将现有的专业归并为11个大类。目前,在全校迎新时,已经很难找到学院的影子了。南大采用的是进入“人文科学试验班”、“工科试验班”、“经济管理试验班”等模式。其中,人文大类由文学院、历史学院等五个院系组成一个共同体。这就是我们目前面临的改革现状。

2017年无疑是中国高校进入“大类招生”时代的一年。可以说,很多高校很快会跟上这一潮流,大类招生”也会在不久的将来成为中国高校招生的主要模式。

但与此同时,我认为,这种“大类招生”只是中国高校招生改革的第一步,未来一定会打破这样的“分类”,所有学生进入的就是一所大学,接受的将会是所有学科的知识融合的通识教育。换句话说,未来的变革力度更大。对此,我们所有高等教育界的同仁,都应该有清醒的认识,并为此做相应的准备。

其实,做出这种预测的道理或者说论据很简单。第一,“大类招生”是中国高校招生打破专业界限后的一次重大变革。一旦有了这种变革,人们很快会发现,这样的所谓“大类”其实也没有必要。到那个时候,再打破“大类”的藩篱,自然易如反掌。第二,世界上高等教育发达的国家,大都既不分专业,也不分类别进行招生,进去后的学生就是同一个班级(比如凡是2017年入学者,统称为Class2021,即2021届班级),之后,接受通识教育。到大二甚至大三时,再根据个人兴趣而选择进入何种专业或者哪个学院。这是世界高等教育强国的主流模式,也是中国目前高等教育发展中学习和借鉴的榜样。第三,中国已经进入高等教育大众化的时代,大学生进入普通高校,更多地是为了接受高等教育而非特别专业化或者职业化的教育,因此,更加注重通识教育,更加注重对人的培养,将成为未来的大趋势。因此,我相信,依照中国高等教育目前的发展速度,突破“大类招生”,走向不分专业、不分类别、抵达最原始意义的、也是与国际接轨的“大学招生”,这一天为时不远,很快就会到来。

其次,由各个不同学院所组成的“大类”共同体,其存在的主要功能包括,一要为这个共同体提供相应的课程,二要努力吸引一年级的学生未来能够到自己的学院中去学习。因此,我在上一篇文章中所提到的今后各个专业要使出浑身解数,推出最优秀的教师、拿出最优质的课程,才能把优秀的人才吸引到自己的学院的专业学习之中,已经不再是想象中的场景。仍以南大为例。据报道,人文大类的五个院系在新生见面会上,分别对自己的学院做了精彩的介绍。文学院院长徐兴无教授的讲话最有代表性。他的第一句话是,欢迎你们到南京大学学习——要知道,在过去,这一定是“欢迎你们到南京大学文学院学习”。第二句是,今年的招生制度和培养方案有了重大改革,就是在一年级按所谓的大类上课,因此,他也不知道哪些人会成为文学院的相关专业的同学。第三句则是,为此,自己今天讲话的主要任务,就是要讲好文学院的故事,启发鼓励大家未来可以成为文学院的人。——这,就是我们当下或者说未来要面对的严峻现实。

说到课程,我想到的是,若外语专业也进入这样的“大类招生”,那么,我们可以向大一学生推出何种课程呢?哪些课程可以代表我们的特色,并足以吸引学生未来进入外语专业从而成为“外语人”呢?以英语专业为例,如果需要向学生推出5-6门课程,既具有通识教育的功能,也具有英语专业的特色,还对学生具有一定的吸引力,我们能够拿出什么样的课程呢?

从目前看,除了少数顶尖高校外,全国绝大多数高校英语专业的一二年级课程,无非是技能型课程,比如基础英语或综合英语、英语阅读、英语视听说、英语口语、英语写作、英语国家与文化等,也有开设文学入门等课程的。而我们的专业核心课程,如英国文学、美国文学、英汉翻译、汉英翻译、语言学、修辞学等等,大都安排在第三和第四学年。按照现行体制,我们在大一甚至大二阶段,都是在训练学生的语言基本功。很多高校在大一和大二是不开设专业核心课程的。

因此,面对“大类”共同体,要想推出外语专业特色课程,其中有两点是必须要考虑在内的。第一,如果我们仅只是推出语言基本功类的课程,那么,这样的课程会与大学英语教学的相关内容相冲突或者说有重复。虽然我们的课程专业性更强一些,但未必会像现在较为成熟的大学英语教学课程那样,具有针对性、实用性和趣味性。第二,英语专业的核心课程,大都使用英语讲授,理解与接受都有一定难度,能否下放到一年级开设?效果会如何?这还都是未知数。

我个人以为,一旦英语专业进入“大类招生”,那么,完全照搬过去的培养方案和培养模式,显然已经无法适应这一变革的要求。为此做出调整,甚至做出很大的调整,已经在所难免。具体如何变化、如何发展,着实需要我们外语界的同仁共同努力,想出好的办法,来应付这已到来或者即将到来的巨大变革。

最后,人们翘首盼望了几年仍没有出台的各个专业的《国标》,依旧是按照传统的四年制人才培养的专业发展思路来书写的。随着今年“大类招生”试点的开展,不仅打破了专业的界限,各个专业也失去了一年级新生,这就导致原来写进《国标》的一年级的课程设置以及培养计划彻底泡汤了。要想改变这一局面,就必须重起炉灶,再做规定。《国标》所以迟迟未能出台,或许这也是原因之一。

无论是外语专业总的《国标》,还是英语专业的《国标》,都是按照四年制培养模式来构思和写作的,其中所涉及到的人才培养方案,自然也是按照四年的规格来制定的。未来各个专业会遇到的人才培养的问题,外语专业自然也会遇到。这是共性所在。但是,很多外语界同仁认为,外语专业有自身的特殊性,是其他专业所难以相提并论的。原因很简单,语言是需要先期训练的。没有一定时间长度的训练,是难以进入专业的外语学习的。这话不无道理。

以英语专业为例。面临“大类招生”所带来的“大类”共同体,英语专业开不开得出特色课程、通识课程、吸引人的课程,倒在其次。因为让教师们感到忧虑的是学生的基础英语水平。英语届同仁大概不难达成共识,就当下而言,除了少数顶尖高校外,绝大多数高校英语专业的学生在入校时,听说读写译的能力都还比较差,甚至很差,但经过一到两年的专业训练,都会有不同程度地提高,再进入到大三和大四的专业学习,属于水到渠成。实际上,学生入学时,英语水平不高甚至很差,是很多英语届同仁的忧虑所在。如果现在再失去一年的夯实语言基础的时间,那无疑将会使学生的英语水平大打折扣,自然也会影响学生未来的专业学习。这是一些高校包括名校外语界同仁抵制“大类招生”的原委所在。

其实,《国标》何时出台,已经变得不那么重要了。如何应对这已经或者即将到来的“大类招生”,才是各个专业需要认真思考的,并拿出切实有效的方案。

从现在看,各个高校的外语专业大都还没有被纳入到“大类招生”的范畴,但看似远在天边的海啸所催生的第一波波浪已经隐约可见。

无论如何,各个专业再也没有大一新生的现实,已经扑面而来。

外语专业,你准备好了吗?

 

编者注:本文选自《当代外语研究》2017年第5期

供稿:郭英剑    责编:梦寒